首页 > 动漫世界 > 漫画苑 > 漫画课堂
《漫眼看世界》
http://www.slrbs.com  2013-02-01 13:47:59  

  笔者和方唐素昧平生,是他的漫画深深地吸引、打动了我,于是笔者寻觅机会,在去年春光明媚的季节,踏上南去的列车到广州见到了方唐。有意思的是,方唐约我在羊城晚报对面的海鲜楼小聚,竟花了四个多小时,好一顿“功夫饭”!我们谈漫画,说人生,古今中外,海阔天空……同方唐零距离接触,我感到十分快慰和满足,因为这使我全面认识、解读了一位真实、立体的漫画家方唐。

  学者型漫画家

  同方唐面对面交流笔者深切地感受到,这是一位勤奋好学,孜孜求索,一心扑在漫画事业上的“学者型漫画家”。

  平时,方唐不显山不露水,甘于寂寞。他说,我的生命,由我个人来支配,放到公关、应酬上那就糟糕了。方唐一有空就“躲进小楼成一统”,给自己“充电”,博览群书:哲学、政治、天文、地理……他像海绵一样吸纳各种知识。方唐还告诉笔者一件趣事,说他青少年时代就喜欢幻想、探秘,对天文学、古生物学着迷,参加工作后第一件事就是买了台望远镜。长期地潜心学习,不断地积累知识,为丰富方唐的漫画创作提供了坚实的基础和先决条件,让他得以“漫眼看世界”,并在作品中充分进行了展示。如《命运》(大自然变迁,适着生存),《给点油吧》(地球能源危机,诸神讨油),便是很好的例证,知识含量高,寓意深刻,堪称漫画经典之作。

  学习、实践、学习,方唐自觉地、理性地思考漫画创作中的问题,并著书立说,形成了自己颇有建树,比较系统的漫画理论观点,令人瞩目。首先,方唐认为漫画就是画思想,画技决定作品的美感,思想决定作品的深度。他又说,善思想者一旦掌握画技,将感到得心应手,并能脱颖而出。而有画技而欠思想的作者只能图解生活。方唐的论断鞭辟入里,十分精当。它阐明了漫画作为介于图文之间边缘艺术的基本形态及其本质特征,同时也揭示了漫画主题思想和表现形式之间的辩证关系。这对我们认识漫画的个性,把握它的规律,指导创作,无疑具有深刻的意义。同时也排出了漫画界的一些错误见解和误导。方唐的漫画《回想》(嘲讽生态环境破坏)、《思想者》(鞭笞思想禁锢),内涵丰富,制作精致,达到了思想内容和艺术形式的完美统一,鲜明而有力地印证了他的上述理论主张。

  其次,漫画创作贵在构思,而漫画构思在方唐看来是一种创造思维,它需要一个让想象力任意驰骋的空间,让素养、观点跟灵感自由地碰撞、结合。他还进一步解释说,做人可以老实,但文艺创作太老实则限制自己的视野。漫画家的创作应该是跳出花果山,大闹天宫的孙猴子。方唐论述了漫画创作过程中的基本原则,即要充分地展开想象的翅膀,在艺术的天地里自由地翱翔。显然,这体现了他对漫画艺术的深刻理解及真知灼见。当然,漫画这个创作特点是由它“画思想”的本质特征决定的。实践证明,只有充分发挥想象力,作品才能含蓄,耐人寻味,而不是图解式的,直白浅露。方唐《乐在其中》这幅漫画描绘天上的神(代表某种信仰、观念),竟是操纵人世间相互格斗、厮杀的导演。想象是多么大胆、奇特,其深邃的思想含义,引起读者许多思考和联想。

  第三,美术界有句俗话“似我者死”。方唐主张“一个真正讽刺画家要用自己的脑袋作画,而不是借别人的”。这一语道破了漫画界创作的真谛,它的构思和表现手法不能同别人,也不能同自己重复,需要的是创新,即艺术作品里的“这一个”。漫画家只有做到独立思考,才会有所发现,有所创造,作品才具有长久的生命力。那些人云亦云,公式化的东西,味如嚼腊,令人唾弃。方唐漫画《欲》《老一套》,前者揭示为了实现个人欲望,不惜名誉、性命,乃至遗臭万年;后者披露因循守旧,夜郎自大,是民族衰败之源。画家新颖独特的构思,高度夸张的艺术表现,给读者以强烈的震撼,并受到深刻的启示。

收藏文章 编辑:周宣百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