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旅游文化 > 风土民情
柞水凤凰古镇让人动情的汉簧二调
http://www.slrbs.com  2010-03-12 09:42:15  

  “秦腔是吼出来的,汉剧是唱出来的”,戏曲界的一句俗话耐人寻味。作为京剧始祖、陕西第二大剧种——汉剧,深居秦岭深山的凤凰镇,由一个民间艺术团体保存至今,既是一批热爱汉剧艺术的老艺人传承使然,也是“汉调二簧”长期融合而扎根群众的结果。汉剧的兴衰如同其他众多古老戏曲一样,既有时代的因素,也有客观的原因,传统戏曲文化在现代化的车轮中,随时处于消失怠尽的危险境地。

  “想二簧,二簧黄了”,这是去年冬,记者在柞水县凤凰镇仿古“凤凰戏楼”落成当日,听得最多的一句话。当天,来自山阳、镇安以及柞水社川河、金井河、乾佑河一线群众愈3万余众,凤凰街人潮涌动,大多冲着汉调二簧来的。没想到,第一场破台戏《大登殿》是秦腔唱的,很多群众便唉声叹气,怏怏则归。

  在凤凰镇采访,所有爱看戏的老人们都有一个担心,“剧本没有了可以再找,汉剧和秦腔所演绎的历史故事都是基本一样,但表演、唱工、舞台、程式却千差万别,凤凰镇“汉调二簧”能保留至今,全靠口传心授,师徒传承,现在这拨演员能把这一古老的地方剧种保留多久,后来人想演还能不能演都是一个未知数”。

  凤凰镇“汉调二簧”的传统习俗也只有剧团里上年纪的演员知道。在凤凰镇戏楼落成当日,就让当地的年青人目睹了一台古香古色、充满神秘气氛的“破台戏”。破台戏中的戏文就是由已六十多岁的凤凰汉剧团陈义全撰写的。按习俗新修戏楼,须经“破台”后方能使用。开始,由“掌团师”发布破台令,随着锣鼓声响,“检场”在台口剁掉公鸡头,其他演员由上下马门同时出场,并手持鞭炮围炸翻腾不止的无头公鸡。接着,“王灵官”大喊一声,由马门冲到台口,扎下“前弓后箭”姿势。“掌团师”站在一旁口诵“戏文”(为地方祈福的吉利话)。直到唱“请灵官开金口露银牙”,“检场”手托香盘,接住“灵官”口中吐出的银币。此时,“灵官”才开始舞鞭说白,手持鞭炮绕着上下马门来回行走。最后由“掌团师”在中场贴符并钉上鸡头碗,破台方告结束。

  师从宁陕赵大庆的汪宏柱认为,对于像“汉调二簧”这样的舞台表演艺术,能保留原汁原味的就是有一批掌握着剧种表演艺术精华的艺人,只有艺人能够演出时,才能将它保存下来。否则,即使我们翻录了所有剧本,甚至使用现代摄像技术,但它也仍然是“死”艺术。

  在采访回程的路上,汪宏柱聊起学艺的艰辛。“每天早晨起床,师傅不准上厕所,憋着尿练功,直到身上出汗把尿排出来为止”。“师傅的严格要求,让我们那批学生才学到了真本领,我14岁就开始上台唱戏,末、净、生、旦都能上台唱,最多时记戏100余本”,虽然师傅近乎苛刻了点儿,但正是这种苦练,才使得他学有所成,至今还感激师傅。

  “可惜,现在唱戏的机会越来越少,只要有机会那怕是不给钱,我们都想上台唱上几段,我们这些受过专门系统训练又有丰富舞台经验的手艺不知道能不能传承下去。”凤凰镇汉剧团每一位演员都有一个共同的感慨,他们坚持每天早晨起来练功成了每一个人的生活习惯,想能多保留一天就多保留一天,至少现在乡村还有很多忠实的观众。

  县人大主任汪懿德是凤凰镇汉剧团元老汪鸿安老人之子,从小就爱唱能唱“汉调二簧”,有着与父辈共同的心愿,对振兴凤凰“汉调二簧”有着自己的想法:“市委一届八次全会提出的全方位‘学习西安、跟进西安、服务西安、融入西安’的发展战略,既有经济领域,又有社会方面,更有文化层次。随着西安至柞水高速公路的开通,商洛即将成为西安近郊。周末闲暇,听惯了‘秦腔’的老陕,是否还想换个口味来段‘汉剧’,到安康去听又太远,具有秦风楚韵的凤凰古镇便可满足戏曲爱好者的需求。长期过着繁华生活的都市人,利用节假日到岭南古镇一游,享受宁静,感受淳朴,听一曲古老的唱段,领略一番古镇的风情,岂不美哉。”

收藏文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