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情感游乐园 > 亲情大巴
我的娘
http://www.slrbs.com  2015-03-26 09:58:09  

  闵 扬
  娘出生于上世纪30年代初,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小脚女人,娘未出嫁时我的外婆就过世了。母亲姓贾,所以方圆十几里地母亲的长辈称她“贾娃”、同辈人称“老贾”或者“贾姐”、晚辈人称“贾娘”。母亲一生慈祥善良、贤惠豁达、乐于助人、吃苦耐劳、勤俭持家、德高望重,宁愿自己吃亏、受累也要力所能及地帮助别人,她裁剪、刺绣、纺织、剪纸、蒸花馍、烙焌潋(锅盔)等样样精通。毫不夸张地说我们村子十几里地的儿婚女嫁、孩子满月过睟、“老衣”裁缝、祭祀献杞以及红白喜事等都有母亲的精心制作和辛勤的汗水。母亲去世时我的祖辈、长辈、同辈及晚辈男女老少都到棂前哀悼,其哀恸气氛我至今仍历历在目、心里酸楚!
  母亲在儿幼小时经常讲一些“岳母刺字”、“杨家将”、雷锋、“铁人”等故事,给儿唱歌数星星。母亲是一位干净利落、慈祥大方的人,我小时的衣着打扮无论是串门走亲戚,还是在上学的路上,总是招来许多人的夸赞和羡慕,记得有多次一些老人把我拉住问:你叫啥,是谁家的孩子,娃娃咋这么整齐!她们还不停的用手摸摸这拉拉那。我上高中时,长林等同学对我说:“从你的衣着和说话做事,可以看出母亲是一个非常精明贤惠、勤劳善良的老人。”
  您一生热情好客、专门利人,无论对下乡吃派饭的干部,还是亲戚朋友来家做客都尽其所有,设法变花样炒几个菜,并在灶房叮咛家人少吃或客人走后再吃;无论儿上学,还是工作,您总是在每周六站在门前柿子树下远望,当看到儿的身影时便立即回家给儿下面、热饭,周日走时您老是千叮万嘱儿要听党的话,好好工作,国家的事重要,千万不要做不该做的事;七八十年代时连年灾害、粮食歉收,您和村子的婶娘结伴六七月到关中的麦田去拾麦,十天半月后就给家里拿回了几布袋麦子;秋收忙后又到山外干活、讨饭,把赠予的馍掰成小块凉干,十天半月后您把一包包干馍蛋蛋扛回家;您坐在地上、跪在地上拉锯、截树帮父亲把椽扛到蓝田卖钱换粮食……当时,我们不知道您沿门乞求的辛劳,只知道您炒(泡)出来的馍蛋蛋好吃、能吃饱;不知道您一个小脚女人如何头顶烈日,弯了千万次腰把一穗穗麦子捡起来,又用手揉搓成麦粒,再把成百斤重的麦袋扛上火车、汽车再出站拿回家,只知道香喷喷的长面、白馍吃得香;难以想象您大晕车呕吐的悲惨状,但为了家人的生存您默默忍受;每顿饭想办法做好后您先给我们每一个人盛一大碗,您总是最后吃饭,我们吃完您还要刷洗锅碗和喂猪,我们不知道您吃饱了没有,也不管你刷锅的热冷……在重病期间您对儿说:娘的病怪自己爱生气得的,那一年为了给你结婚时缝一床里面三新的被子而乞求队长能多卖一斤棉花,当时队长摔掉账簿和秤当众给你娘来个下不了台,娘流着眼泪回到家就觉得胸胀气闷、喉咙水都难咽,娃今后一定要遇事想开点,自己的事自己办,尽量不要给别人添麻烦。争气好强的娘从此落下了病根。
  改革开放后刚过上好日子,积劳成疾的娘亲就离开我们到另一个世界。娘啊,您一生太辛苦了!是儿不孝,没有让您过上一天不愁吃穿的舒心日子,但您教给儿子的东西,使儿受益一生。
  政协商州市第八届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召开前,正值母亲重病期间,为了全体政协委员都能按时参加会议,星期六我加班手写会议通知及信封,听说母亲久久咽不下最后一口气,当我骑着自行车快到家时,母亲才艰难的咽气、合上眼睛。其实这正是母亲在冥冥中要求我干好每一件工作。
  包村蹲点到流岭槽,我与一同去的王磊帮助在一条沟中独居的老人挖地、破柴和挑水到天黑,干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可感动得双举老人家热泪盈眶,这一举动当时传遍了整个流岭槽;在白杨店乐园村帮助一妇女收割麦子,二次我们再到乐园时,在外打工的男主人公专门到集上割肉非要谢我们不可;在大荆镇的丁湾村、牧护关的下湾村等地参加“整组”,当地群众夏季给我拿来了扇子和蝇拍,冬季给我送来棉被和火炉等等,这些受人尊重的情景都得益于母亲的教导和告诫。

收藏文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