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情感游乐园 > 亲情大巴
母亲的债
http://www.slrbs.com  2015-05-11 08:56:01  

  杨会安
  小时候,我是个淘气捣蛋得极令大人头疼的孩子。记得母亲常对我说的一句话是:“唉,都是上辈子我欠你的啊。”当时我不太懂其深意,总觉得欠我的就还我呗。
  我老家距集镇十来里地,石子路,曲折不平,特硌脚,因家里穷,没有交通工具。但只要赶集,我就哭闹着让母亲背上我;母亲上山打猪草,我也嚷着去山上捉蝴蝶;母亲去姥姥家,更是甩不掉我。每每被她抱在怀里或伏在她背上,我感觉既温暖又开心。再大些,上学了,爱玩的我数次因和小伙伴去林间打鸟、掏鸟蛋或逃学或迟到或没写作业而被叫家长。看着母亲在老师的“教育”下,脸红着,道歉着,一旁的我却暗自高兴,心想看你还逼我上学不。这时母亲总会无奈地长叹:“都是上辈子我欠你的啊。”我则不屑于顾,依然整天爬高上低,把衣服弄脏、挂破,让难得有片刻清闲的母亲去洗,去买,穿上新衣服的一瞬,我又会高兴得屁颠屁颠的。
  高中时,学校离家很远,我住校,一个月才回家一次。每逢周末母亲就会雷打不动地带上生活费及我换洗的衣服来看我,并领我去校门口的小饭铺为我买一盘香喷喷的水饺,微笑着看我吃,她则自称在家吃饱了,只要一碗免费的饺子汤来解渴。饭后,我回学校,她再次背上我换下的脏衣服返回。后来得知母亲为了节省时间,总抄近道。所谓近道就是要翻过一座山梁,山虽不高,却有点陡,加上其间野枣树、荆棘杂草纵生,不甚好走,我走过几次,腿脚很吃累,何况上了岁数的母亲?可怜她三年如一日,从未停止她的奔波。现在想来,我的鼻子就发涩。只是年少时却理解不了这些,还很坦然地接受着母亲的关爱。
  我成家不久,父亲病逝,母亲更劳碌了。先是帮大哥家然后是我家带孩子、做家务,一直到现在,孩子都大了,她仍操心不止。就在前几日,她还从老家为我带来许多土特产。下车的一刻,望着她斑白的发丝,微驼的背,我猛想起她那句“上辈子我欠你的”口头禅,眼圈立刻红了。想来这些年,自己忙工作、家庭,而对母亲的关爱却少之又少,以至于都无颜面对她的付出了。但无论我怎么劝说,她依然放不下对我对孙子的牵挂与呵护,她说我们不仅是她背负的“债”,更是她幸福的源泉。
  如今,在母亲节即将来临之际,我只想对她说:“妈,节日快乐,儿子爱您!这辈子儿子欠您的真是太多了,在您的有生之年,让儿子一点点来还您好吗?”
 

收藏文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