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情感游乐园 > 亲情大巴
养父背上开始的人生
http://www.slrbs.com  2015-06-15 09:44:57  商洛日报 - 商洛之窗

  ●刘丹影
  我的童年是在养父的背上度过的,他那宽厚的肩膀,就像乡下老家门前的那座大山,是那样的坚实那样的沉稳,我在那座山上看远山近水,看蓝天白云。虽然我没有正常人的一双腿,但在养父的肩膀上,却有着我甜蜜的憧憬和天真的梦幻,我的人生便是从养父的背上开始的。
  听养母说我是抱养的孩子,在我不到一岁的时候,因为父亲的一句诺言,我便由城市转到了乡村,不长时间就患上了怪病,连续三天三夜的高烧差点夺去了我的生命,多亏一位老中医的及时抢救,我的命保住了,一条腿却成了残疾,面条似地再也站不起来了,出出进进只能靠爬行。那时的乡下条件差,生活艰苦,上学要走十几里路,翻山越岭不说,还要淌水过河,眼看着村里和我一般大小的伙伴背着书包去上学,我只能暗地里流眼泪。到了十岁那一年,养父母看我整天沉默寡言的样子,便商量着由养父每天背着我去上学。就这样,五年的严寒与酷暑成为我步入人生的阶梯,等上完小学我已经长成了大小伙子。
  虽然我的年龄越来越大,养父母的经济状况仍然不好,可他们从没放弃过为我治疗,听说哪里治的好就去哪里。有一年的暑假,养父趁去西安开会之机,把我也带去治病。记得那天从当地上车时,因养父背着我,车站便没有让我买票,而到了西安出站时,养父背着我正往外走,却被查票的人拦住,硬让我下来,站在标有刻度的墙上量身高,然后补票。养父一再解释说我的腿有病不能站立,该补多少就补多少,可他们却要罚款,双方正在争吵时,被一位在当地工作过的熟人遇见,他是车站的部门负责人,帮我们父子解了围。养父补了票,背着我刚要离开,那几个人又奚落养父说,什么劳模不劳模的,一个乡里的糟老头子,还想在西安市赖票。听到这话,我好伤心,养父一生争强好胜,从不求人,可他为了我竟遭人奚落而忍气吞声,我的心似针扎一样疼痛。在西安期间,正值炎热的盛夏时节,从解放门车站到人民大厦,养父冒着毒辣辣的太阳,背着我汗流浃背地往前走,还要不停地向人解释,好不容易来到人民大厦门口,却被门卫挡在门外,说是有外宾闲人免进,任凭养父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养父无奈,只好把我留在门卫室,他进去找人,最后还是由商洛代表团团长、地委书记高明月伯伯出面,我才得以住进了人民大厦。
  十几天的会议,养父既要外出参观学习,又要照看我。每天的会议间隙,他总要背着我穿行于大街小巷,为我寻医问药,受尽了呵斥、白眼和奚落,可他硬把苦水往肚里咽,哪怕是有一点希望,也不放弃给我治病,这才使我的病情有了明显的好转,开始能够站立行走,他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
  1979年我不失父望,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县城的重点高中,但对一个腿有残疾的人来说,去县城读书有许多艰难和不便。养父这时已年过半百,长期的生活煎熬,使他的身体过早地衰弱了,原本结实的背开始驼了起来,可养父还是按时把我送进了学校,把所需的一切都准备妥当,为的是让我安心学习。一学期当中,其他同学每周回一趟家,取吃的用的,我却只能等到期终,期间的一切所需都是养父步行几十里山路为我送来的。一次,养父来县上参加四级干部会,他将自己的那份饭菜省下来让我吃,自己吃别人剩下的。时任县委书记的周述武伯伯不知原委,关切地问他是不是不够吃,养父如实地告诉周伯伯,自己的那份留给了我。周伯伯听后,尽管没有责怪养父,但顾及影响还是不允许养父那样做。这件事传到我的耳朵里时,我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太委屈养父了。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每每回想起来,我的心里就不是滋味。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结结实实的养父因病而过早地离我而去,我心中的那座大山便轰然坍塌,使我早早地失去了依靠。我原本认为父爱是一座永恒的大山,却没想到人的一生是那样的短暂,由生命铸成的大山是那样的脆弱。为此,在每一个父亲节来临的时候,我都要跪在养父的坟前,为他点燃一炷清香,让那袅娜的青烟寄托我对养父的深深思念……

收藏文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