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情感游乐园 > 亲情大巴
天堂里的祖母
http://www.slrbs.com  2015-06-18 09:37:45  商洛日报 - 商洛之窗

  刘宇昭
  也许,因为长在祖母的庇荫之下,我的性格受祖母的影响甚多,而我对祖母的感情,又不似予外婆那般简单直接,如果说,外婆教我勤劳与干练,那祖母告诉我的当然是善良与朴实。祖母信佛,常年吃素,虔诚而恭敬,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不忘烧香拜佛,每逢赶庙会,她为儿孙祈福之后,都总会为我和妹妹堂弟带回来一些糖果之类的东西,说是庙里菩萨给的,吃了佛祖能保你平安健康,在九十年代的农村,能吃到这样的食物都是稀罕的了,儿时我总盼望着祖母去赶庙会。
  祖母对我的疼爱,一直使我索绕于怀,她总是把好吃的留给我,二姑妈每次从县里来的时候给她买的罐头与冰糖,她总舍不得吃,等到我放学回家,便偷偷的从那老式柜子里拿出来,让我赶紧吃,悄悄的给我说别让你后妈看见了,儿时,我是在她的冰糖下长大,她每天将冰糖分几个装在布衣兜里,在我吃完饭的时候,便塞一个到我的嘴里,那甜,永远也忘不了,那甜,甘养了我的整个童年,直至现在嘴角边还会泛起那冰糖甘甜的味儿。
  祖母常说:“近乡里,习邻近。”教导我要多念些书,书里有黄金,人从书里乖,要与人为善,善待身边的每一个生命。你做的好事一直都在,老天爷会看在眼里的,每当门上有穿的破烂乞讨的人,她都会从家里拿一些衣服和食物,并且在自己能力的范围内给予救助。街坊邻里有困难,她忙前忙后热心帮助,老家有一种封建的迷信,人被吓坏之后神魂不安,这个时候便会找祖母拿杆秤和许多器物在那家的水眼口开始叫魂,祖母和一行人去村口的十字路口开始叫魂,在回到家门口的时候便说:魂回来了么?屋里人回应说:回来了。这些复杂的迷信,我不懂,只是听祖母说的,直到长大后才知道虽然是迷信,但也是人心灵上的一种抚慰与护法。
  记得上小学时,我第一个书包就是祖母用旧床单缝制的,书包是挎包式的,里面还有专门装笔盒的口袋,虽然看着不好看,但那一针一线包含了她对我的厚望与疼爱。时至今日,我一直完好无损的保存着。那个天真与无知的夏天,有几次放学,我和玩得好的伙伴董斌把红领巾绑到我腿上,走到家门前,一瘸一拐的装腿受伤,那次,她正好在门前的碌轴上坐着,看见我一瘸一拐,急忙把支在下巴的拐棍扔到一旁,小跑过来,急忙问:咋碰伤的?还记得她头上的冷汗,我才知道她被我吓倒了。
  我喜欢吃母亲做的臊子面,那种味,酸酸的,既带辣又留香,然而我更喜欢吃祖母烙的锅盔,那嚼劲,酥酥的,撒了芝麻添了油,每次在锅盔还没有烙熟的时候我便站在锅旁嚷嚷的要吃,祖母措手不及,拿着筷子急着在锅盔馍上扎,说等等就熟了,等出锅后,切成三角状,在馍上串一个筷子,我拿着锅盔跑出门外,站在门外的碌轴上就着葱吃,老屋隔壁有个瓜子叫乃生,看见我吃锅盔馍,老是望下巴,到现在我都能想起他那可望而不可及的眼神,门上路过的人,看见我吃的锅盔,他们都夸祖母的锅盔先不尝味道,一看馍的火色就知道有多香。可惜的是那锅盔的香,我已有好多个年头没有吃到了。
  那一年四月,小麦整片整片的陇黄,邻村过四月四庙会,人们忙于赶会买镰刀买扫帚,天气炎热,太阳能把人晒焦,就在四月初六庙会的最后一天早上,祖母在拜完佛,敬完香,洗漱完之后整理寿衣的过程中永远倒下了,那一日,祖母驾鹤西游,我哭红了眼睛,哭哑了声,舍不得疼我爱我的祖母离我去了远方。那一夜我梦见祖母给我们兄妹几个讲箭括岭黑龙洞的传说,一脸的慈祥。
  每次,我回到老家都会翻出那布书包看看,只为感受她的气息,重温儿时与祖母生活在一起的温馨时光。
  回忆总是琐碎的,却是祖母的点点滴滴。唯愿可敬可亲的祖母,能听到孙子的怀念与祝福,在天堂里,过得更好!

收藏文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