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情感游乐园 > 亲情大巴
父亲的脚步
http://www.slrbs.com  2015-06-23 08:55:05  商洛日报 - 商洛之窗

  记忆中,父亲的脚很大,宽厚而结实。每到夏天的时候,父亲总是光着脚板踩在地里田间,在半干的泥土里印出一个个又大又宽的脚印。那时候,我特爱循着父亲的脚印,将小小的脚叠合在父亲的大脚印里,也在田野里“画”出一行行歪歪扭扭的“地图”。在毒热的天气里,滚烫的石板路上总能听到父亲“咚咚”的脚步声,铿锵有力,像在捣鼓。每当我做错了事,这面“大鼓”就像是擂在了我的心头上,猛烈地撞击着我的小心脏。那时候的父亲,年轻力壮,做事雷厉风行,对子女的要求也很严格。他那响亮的脚步声,将我们家憧憬的幸福踩成了一条路。
  那是我记忆中的一个雨天,天空阴沉,天低得像要钻进灰色的泥土,阵阵的哭声,阻止不了奶奶离去的脚步——尽管,那个奶奶只是父亲的养母。父亲着一身煞白的孝服,在泥泞与风雨中挣扎而行。他沉重的脚步,像灌满了铅,每抬一次,都要很久才能落下。那天,父亲以他深沉厚重的步伐,用思念架起亲人之间的桥梁。
  我中考那年,父亲除了种地,还不断地穿梭于大货车与仓库之间,父亲做起了搬运工,他将汗水尽情挥洒,换取微薄的收入供我上学。他的脊梁在沉重的水泥包下,弯成了一张弓。父亲每次碰触到我复杂的眼神时,他总是满脸笑意,承载着超负荷的重量将步子迈得飞快。
  高考时,为了不辜负父亲的希望,在最后的冲刺阶段,我努力克制住自己顽劣懒散的天性,挑灯夜战,竭尽全力准备高考。为了不影响我复习,父亲一改平时走路风风火火的样子,不再“咚咚”有声,每次经过我的房间,他都将脚步放得很轻很轻。
  工作了,我每次回家,都发现父亲的脚步变了,变得很轻快。父亲杀鸡宰鹅,抱孙子哄孙女,无比高兴。每次我们离家时,父亲都走在最前面,替我们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东西不重,父亲却将脚步放得很慢,慢得让我们清晰地看到他沧桑的背影。
  多年过去了,现在的父亲,头发稀薄,背已微驼。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听不到父亲“咚咚”的脚步声了,也看不到父亲风风火火的样子了。他失去了中年时的稳健与从容,代之的是蹒跚与踟蹰,犹豫与小心,颤颤微微,看得人想流泪。
  父亲和他的脚步,经历了人生四季,趟过了无数坎坷与泥泞,送走了他的至亲,放飞了儿女。现在,我们就是父亲的脚,沿着他的步伐,坚定不移地走向他所希望但未曾到达的那些路。
 

收藏文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