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情感游乐园 > 亲情大巴
夏日的棉衣
http://www.slrbs.com  2015-07-14 09:21:34  商洛日报 - 商洛之窗

  巩 晔
  儿子坐在轿子里,不停的抹着汗。他揭起侧边的帘子,看着窗外被晒蔫了的树叶和杂草,又紧了紧里面被汗水浸透了的汗褂,把外边的棉衣整了又整。队伍继续向前行着。
  自从儿子记事时起,家里就只有他们母子二人在一起生活,日子过得很窘迫,母亲常年以纺线织布或给别人家打零工为生。眼看着儿子逐年长大,为了让后人少吃苦受罪,母亲决定送儿子去私塾读书。或许儿子天生就是一个读书的料,私塾先生教的书只要经儿子读一遍,他很快就能倒背如流。先生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其母知道后亦有说不出的高兴。
  数年后,儿子到京城应试,取得头名状元,后在某地任知县。因其聪明好学,得到州、府有关官员的青睐,但其一直未有升迁之象。十多年后,他还是个知县。“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不想高升是假的!儿子也是这么想的。经过师爷的一番点拨,儿子如梦初醒,于是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儿子将弄来的不义之财又送给了上面的州、府官员。没过几年,儿子就升为州官了。因有以前的经验,儿子可谓是青云直上。凡是他呆过的地方,黎民百姓怨声载道,哭爹骂娘,但儿子对此却依然我行我素。其母听到对儿子的传言后,气愤填膺,火气攻心,不久就双目失明了。后来儿子升到了朝庭的正一品文职官员。这时儿子想到了母亲,想到了老家的一切。为了光宗耀祖,显赫自己,他选了个夏日带领一班人马回家。
  这天,炎阳高照,热浪滚滚,儿子带着随从浩浩荡荡地从京城出发了,沿途的百姓知道后都像遇到瘟疫似的躲开了,所以一路比较顺畅,不久就回到了家中。
  儿子回家后见到母亲还住着她那低矮的草房,依旧靠纺线织布渡日,儿子就流下了泪水。在得知母亲双目失明后,儿子泣不成声,发誓要重新建好老房,让老母以享千年,再修老坟以耀故里。老母亲听后,没有说什么。母亲也知道儿子现在是当朝一品,有头有面,有意见也不能当着众人面提。于是,儿子在父亲坟前祭拜结束后,母亲摸索着给儿子穿上一件棉衣,并系好衣扣,把衣服上下拽了又拽,说:“孩儿,你如果觉得衣服还不够厚的话,妈给你多加几件!”儿子说:“妈,现在是夏天,天气炎热,我用不着穿棉衣的!”母亲将嘴凑到儿子耳边,低声说:“我不让你穿厚点,就恐怕人们在背后对你指指点点,将你的脊梁骨戳断!”儿子听后“扑通”一声跪在母亲面前,声泪俱下,说:“孩儿的事你全知道了?”“要叫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母亲咬着牙狠狠地说。
  儿子穿着母亲做的棉衣回到了京城,依然做着他的一品官员。从此以后,儿子除朝庭的俸禄外,一切金银财物拒收,并将节余的钱财施舍给了困苦的百姓。另外,他还上奏给了皇上一些治国谏言,谏举了不少惩治腐败的办法。
  据说后来皇上还封他为钦差大臣专赴各地惩治腐败,但每次出行时,儿子都要带上那年夏天母亲赠送他的棉衣。

收藏文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