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情感游乐园 > 亲情大巴
麦香里的牵挂
http://www.slrbs.com  2015-07-14 09:21:44  商洛日报 - 商洛之窗

  何献国
  故乡的麦子熟了,那熟悉的麦香混和着热风,一直从山那边弥漫过来,炙烤着我对父母无限的牵挂和忧虑。
  父母年岁大了,原本可以像城里那些老人一样拥有散步、逛街道、打麻将的悠闲时光,可是他们坚持留守在偏僻的乡村,而且还把那些出门打工的乡亲们的土地拾掇了一些,一年四季在上面耕种。本来这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补贴家用,也能锻炼锻炼身体,算一种很实惠的休闲方式了。可父母拾掇的土地已经超出了他们所承受的范围,每到农忙季节,当其他人的地里早已抢收一光的时候,父母还躬拢着身子,在炎炎烈日下收割,父母抢收的身影像一幅心酸的画卷,总是刺痛我愧疚不安的目光和心灵。父亲偶尔坐在一片凉荫下,脸上的汗珠不停的淌着,全没了往日教书时的斯文,母亲匍匐在田地里,略显臃肿的身子几乎是在麦田里滚动,好半天才能割出一小块空地。遇到天气突变,父母抢收麦子的情景更为紧张,忙活了一个季节的收成在一场大雨中泡汤,或者麦子因不能及时收回而倒在地里发霉,甚至出芽,这种遭遇不是没有,遇到这种情景,他们眼中的落寞和无奈是那么明显深刻,父亲在屋檐下望着阴雨无声的抽烟,母亲则默默的流泪,之后,他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劳作。有一年农忙,父母把刚脱粒好的麦子晒在村子的大路上,不料下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他们没做好一点收拾的准备,只半袋烟的功夫,麦子被雨水全部冲走,一季的劳作就这样毁于一瞬间,母亲气得嚎啕大哭,尽管父亲一再安慰母亲说没就没了,有啥好哭的,可他自己却忍不住眼圈发红了。
  对于父母亲种庄稼,我们兄弟几个极力反对,经常劝他们,年纪大了,不要再揽那些出力的活路,就是一年四季,什么也不做,生活也能过得去,再说父亲是个老教师,退休金完全够他们老两口的日常花销。可父母总是摇着头说,种地他们已经习惯了,不劳动心里发慌。我们只好让父母尽量少种点,比如种点瓜果或者四季蔬菜什么,别种那些麦子啊包谷的,可是父母总是在我们不在家的时候,自己备种、翻地、播种,施肥、收获。这几年外出打工的人多了,土地也闲置的厉害,父母说荒芜了可惜,他们就主动揽下了一些地块,有好几个晚辈干脆直接就把土地拱手让给父母,根本就不考虑老人的承受能力。渐渐的父母成了农村经营土地最多的人,一到收割季节,别人轻轻松松的颗粒归仓了,然后喜滋滋出门去打工,而父母的麦子还长在地里。所以每年的农忙时节,也是我最闹心的时候,不回去吧,父母亲的麦子收不到家里,回去吧,有时候也没整块时间,现在干单位的事情,牺牲休假日是常有的事,给领导请假也很为难。自己想掏钱雇人收割,父母坚决拒绝,再三打电话说没事,收割不用你们操心。你说能不操心吗!我们也不想落下大逆不孝的罪名。自己还保持着劳动人民最起码的本色。于是每年的农忙时节,我们兄弟几个都要抽出时间,回家帮父母割麦。
  人到中年,身体渐渐发福,平时活动量就少,干起农活来,还真有点力不从心,浑身发痒,热的气喘吁吁,热汗直流,最怕的就是脱麦子,在脱粒机的轰鸣中,你不得有丝毫懈怠,双手不停的往脱粒机里塞麦子,尘土、麦芒、麦粒到处飞溅,整个过程下来,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就连鼻孔里都是几天洗不掉的黑,浑身像散架了似的,很长时间都恢复不过来。现在好多了,各家各户基本上都有小型脱粒机,收割一点,就用机器脱粒一点,很饶人,可是母亲却把麦头用剪刀剪掉,晒在院子,用连枷打,这就很费时费力了。所以每年收种下来,父母几乎像害了一场病,人都要瘦上一圈。好在这几年父母的身体依然硬朗,偶尔回家,吃着父母亲地里收种的粮食和蔬菜,心里更多的感受还是亲情的美好和欣慰。
  今年村里大搞移民搬迁,连片的平地开始建起了房屋,土地相对减少,父母亲的麦地也少了许多,这下,我们可以省点心,父母也该真的把劳作当成一种休闲了。可是就在前几天,村里人捎信来说,母亲病倒了,家乡的麦子也熟了,我把电话打到家里,父亲却说没事,今年的麦子少,你忙单位的事情吧!父母不让我分心,从父亲的口气里,我知道母亲是中暑累倒的。我还是抽时间回了一趟家,山里已经是一派收割的忙碌景象,父母亲那不到三分地的麦子黄黄的长在地里,父亲说今年麦子少,真的不用操心的,只是天气太热。我能说什么呢!除过说一些注意身体的话外,还能干点什么呢!默默的坐了半天之后,单位的电话在催了,我走的时候,父亲戴着草帽,拿着镰刀,走向麦田了,我知道,在我身后,父母亲的麦田里,又将是一幅深沉而温情的乡村风景。

收藏文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