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情感游乐园 > 亲情大巴
坨坨馍里的爱
http://www.slrbs.com  2015-09-28 09:16:31  商洛日报 - 商洛之窗

  魏慧勇
  又是一年中秋到,母亲又早早地开始准备我们家的传统月饼——坨坨馍了。
  去年的中秋节,前一天下午,母亲就让父亲上楼去取今年刚收的最好的核桃和花生,父亲佝偻着腰爬上楼,舀上满满一升核桃和一升花生。父亲砸着核桃,我和妻子剥仁,母亲和儿子剥着花生,并不时地和儿子讨论着嫦娥与吴刚的趣事,不一会儿,一碗核桃仁和半碗花生米就剥好了。晚上临睡前,母亲用她亲手做的酵母发了面。
  十五一大早,灶间就响起了母亲炕核桃仁和花生米翻动锅铲的声音,母亲把昨天剥好的核桃仁和花生米用小火焙熟准备做坨坨馍的馅。她娴熟地翻动着铲子,不时地铲起来看是否焙黄了,并用手搓捏着皮,看是否能脱离。等全部熟好后,母亲把他们舀到簸箕里,这时妻子就用心地去搓皮,母亲又抓上一把芝麻在锅里炕。等全部准备停当,母亲把白生生的核桃仁、花生米和芝麻倒在案板上用刀细心地剁成小丁,将它们装入盆中,拌上黄砂糖,坨坨馍的馅就做成了。
  虽说有电饼铛,但母亲烙坨坨馍还是在铁锅里,因为这样烙出的馍馍脆香。母亲将发好的面揪成大小一样的面团,用小擀杖擀出面皮,然后包上拌好的果馅,再擀成薄饼,等锅的温度刚好时,薄饼就可以放到锅里了。母亲不时地看锅下的火,不时地翻动着锅里的坨坨馍,妻子也忙着包馍,还创造性地捏出好多的花边,淘气的儿子,扒在锅边也忙着翻,一直叫嚷着要吃。十多分钟后,外皮焦黄、里面酥香的坨坨馍就新鲜出锅了,厨房里溢满了甜香,也充盈着母亲、妻子、儿子的欢笑。
  一盘酥脆的坨坨馍上饭桌,儿子舒坦地吃着,眉宇间舒展着笑意,并连连夸赞奶奶的手艺好,母亲看着孙儿得意的馋相,笑着对儿子说:“慢点吃,别烫着。”坨坨馍熟悉的味道溢满了我的口腔,往事也涌上心头。
  上初中时,家远住校,学生灶上顿下顿就是玉米糁糊汤,一年到头从没别样,学生能从家里带点白面馍搭配着吃就很不错了,能吃上糖包馍那就太有口福了。而母亲深知初中阶段是孩子长身体的关键时期,她和父亲及家人宁可早上稀糊汤煮洋芋,中午清水片片面,也要每周给我和弟弟烙上两三个白面锅盔,隔周还要烙一次核桃仁坨坨馍让我们兄弟俩增加营养。那个时候,当看到别的同学手捧黑面窝窝头或玉米饼子时,我也着实自豪过,也曾有过箱子里装着坨坨馍,招引了一群蜜蜂钻进宿舍,给同学们造成生活麻烦,最终让宿管老师狠狠批评的尴尬。后来,我和弟弟相继考上了学,母亲也很欣慰地说:“我烙的也许能拉一汽车的坨坨馍真没白烙啊!”是啊,我和弟弟初中三年所吃的坨坨馍可能远不至母亲说的一汽车。是母亲亲手烙的这些坨坨馍,改变了我和弟弟的命运和人生轨迹,这其中蕴含了母亲多少的艰辛和苦痛呢,烧胳膊烫手的疼痛只有母亲自己知道了。
  思绪被电话铃声打断,是弟弟打来的长途,母亲接过电话,首要的就是问弟弟吃坨坨馍了吗,弟弟说弟媳也照着母亲的样子做了核桃仁坨坨馍,他们也正吃着,母亲高兴地直说好。放电话时,我分明看到了母亲眼里充满着泪花,母亲又在想弟弟、弟媳和小侄子了。虽然他们也吃了坨坨馍,但一个儿女一条心,儿行千里母担忧啊!
  这时,儿子唱起了老师教的《爷爷为我打月饼》的歌谣,声音虽然稚嫩,但父母听得很是高兴,还不时地应和着节拍。“八月十五月儿明啊,爷爷为我打月饼啊……”歌声在厨房回荡。
 

收藏文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