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情感游乐园 > 亲情大巴
陪陪年迈的母亲
http://www.slrbs.com  2015-12-14 09:23:51  商洛日报 - 商洛之窗

  王启华
  我休年假的时候,正是初冬时节,绵绵秦岭万山红遍、层林尽染,如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尽管老天照旧阴沉着脸,偶尔一阵零星的雨滴,我的心如小鹿般急切,恨不得纵身跃起直奔故乡,陪陪年迈的母亲。
  轻车简出。在车上,我的手机响个不停,一看是老家电话,激动得赶快接听。是娘,她急得问我到哪了,“天气不好,上下车慢点,你啥都不要买,家里米面、菜蔬啥都有,快到家时给我打电话,我好揉面,给你擀面。”娘常说的我听惯了,只顾嗯嗯地应诺。窗外是淅淅沥沥的小雨,路边的山峦、小树、村落被缓缓地甩在了身后,走了近三个小时,我快到家了,立即拨打家里的电话。娘说,我把面都擀好了。
  到家了,娘右手拄着拐棍,慢慢地从檐下石阶蹒跚着走到院子,左手赶紧来接我的包儿,步履艰难。我忙拉着娘的手,扶她朝屋里走。室内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冷得不可开交,反倒是暖融融的,有股盈身的热流。火盆里是红红的焦炭,小桌上是刚泡好的热茶,电视正放着新闻,厨房案板上是娘擀好的手工面,青菜、豆腐、西红柿臊子已做好盛在大老碗里,锅里的水似乎快要开了……看到这情景,我赶紧去给灶洞添柴烧火。娘硬是不准,让我坐着歇、看电视,嫌我碍手碍脚的。不一会儿,一碗滚烫的臊子面端上来了,我大口吃着娘专门为我做的臊子面,心里比火炉里的火还热呢。
  晚上,我依着火炉,偎在娘的身边。娘半躺在竹藤椅上,看着电视里播放的综艺节目,入了神。她看着看着,自然地絮叨起来,我就认真地听着。她说起左邻右舍、周围远近的事儿,谁家竖起了三间两层楼,谁的女子嫁给了某某的娃子,张三的儿子娶的是李四的女儿,陪嫁了几七几八;邻居健生在深圳打工买了一套楼房花了一百来万,媳妇是安徽的;你喜梅姐到新疆拾棉花去了,石头媳妇到韩城摘花椒去了,听说都挣了一万多块……我不停地点头。看她有些困倦,就劝她起身走走。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话匣子又打开了:“前段时间,咱村子铺水泥路,咱家按8个人算,户均750元,每人150元,总共出了1950元……”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接连几个晚上,我照例陪娘在火炉旁,听她谝那些陈年往事。若不听娘的叙说,还真不习惯呢。娘依旧说到那个冬日里起早弹棉花的事儿。那时没有表,听鸡叫报时,她背着几十斤棉花去三十里外的铺子弹棉花,途中须经一片乱坟地,要过几道冰冷的河水,如肠的小径,生怕路上出事……鬼知道那是啥时间!还有,我高考那年正月初一晚上,娘携着我到很远的龙潭庙烧香磕头,祈求“爷”保佑我考上学,娘还给爷许了愿。
  这许许多多的趣事虽已成了过去,而娘至今依然记忆犹新。我听到动情处,不由得眼圈湿润了……
  我知道,这个世界留给娘的时间确实不多了,她年轻时劳累过度、透支太多,落得今天浑身疼痛,尤其是腿和关节。在母亲撑起的小屋里,甜甜地栖息,我永远是一只温顺的羔羊!我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我只是肤浅地懂得故乡在娘就在,而有一天娘真的不在了,故乡的天不就轰然塌下来了吗?
  好好陪陪年迈的母亲吧,趁母亲还健康地活着的时候。理性地、刻骨铭心地感受此时此刻的温暖,饱藏起这一刻伟大的母爱!如此,乃人生中最纯真、最无私、最温暖、最幸福的时刻哟!
 

收藏文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