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情感游乐园 > 友情迷宫
你的幸福,我的安然
http://www.slrbs.com  2013-09-11 15:21:40  

  睡觉,总觉是半梦半醒之间。被闹铃催促着极不情愿地起来,感觉身体和空气一样轻飘。

  妈妈一大早在厨房里张罗着早餐砰砰作响,豆浆的香味悠悠扑鼻,面条在沸腾的锅里汹涌翻滚。向来精力旺盛的外甥也早早起床,在屋里自娱自乐边跳边唱,笑声串串。这一切,让仍然睡眼朦胧表情颓懒的我心生阵阵暖意。上班前,还不忘在外甥白嫩嫩的小脸上捏上两把,惹得他眼神轻蔑一瞥、拳头连连挥舞。

  办公室有同事今天离职,心情有些不一样。天空,好似懂这份惆怅,极力配合,不太明朗,有点灰涩。风是静止的,阳光将出未出,似负着沉沉重压的封锁无力喷薄而出。蓦地,心上一紧,象是被一点点勒紧的绳索在心上逐渐加力,阵阵的生疼,牵扯着脸上那些细微变化的表情。

  从家里到公交站,不长的一段路,步履迈得缓缓,思绪游离飘浮,脚步却是沉重。正是赶着上班的点,站台上挤满了人,排在长长队伍的最后,上车后,车厢内热浪袭人,已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呼吸都感觉到被压迫。从人流中辛苦地挤到过道的后,窒息的感觉稍稍缓解,用手抓稳头顶上方的扶手,眼神直视着窗外,感觉到暂时放下一切的安然。至少,在通往公司的这段路程,我可以不用行走,不用作为,亦不用思考,享受这种走走停停颠簸晃悠的感觉,让思绪停滞。

  公交车上,遇到熟人是很平常的事,一般只是微笑着点头,没有过多的寒暄,不善表达的我从来不习惯在人群中太过热情,也害怕这份热情惹来的探询,即便是善意的关切,我亦不接受。甚至有时候,面对一些只是认识并非熟络的人,我愿意装作视而不见,避免那些极不自然的客套与尴尬。可偏偏不巧的是,不想遇见,偏又遇见。面对友人的热情,不能漠然视之,只能聊着些上班怎样、最近可好等无关痛痒的话题,拼命没话找话,很是为难,破坏了原本打算专注车窗外的一段安静时光。

  到站后,与她匆匆别过直奔公司,收起一早的思绪万千,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公司办公大楼相对昨日拍宣传片时的热闹较为冷清,工作也稍显清闲了许多。而闲暇的时光,那些莫名的沉郁与低落便趁虚而入,丝丝缕缕纠缠不清的思绪如麻上演,心情蒙上一层淡淡的灰。

  办公室无人打扰,安静的空气里,有微弱的阳光透过玻璃窗艰难地照进来,与长久以来盛大的耀眼形成鲜明的反差。其实,很不喜欢这样的光亮,忽明忽暗,将出未出,恰似期盼已久的渴望被阴霾层层裹紧的强大束缚,缠得直叫人喘不过气、无处言说。

  懒懒地靠在坐椅上,望着天空的风吹云动阴晴不定,看窗外的树欲静而风不止,偶见有鸟儿栖息于茂盛的枝丫东张西望,光影层层晃动着不够安定的眼神,心飘得很远很远,游走于我无法感知的世界,身心的抽离让惯常的沉默更添了些孤独的况味,四处游荡,无所踪,亦无所依。

  盯着窗外太久,眼角有些酸涩,潮湿的迷雾在眸内层层涌动,目光收回之时终于跳了出来,滚烫地灼热了那些自以为安然静好的薄凉。许久不曾如此感伤,嘴角缓缓漾开淡淡温柔的笑意,是庆幸,庆幸还有这份温润的感知,亦是欣喜,欣喜会流泪的心才是温暖的可爱的。只是,人生要如何圆满,未来要如何抵达?只听到来自茫茫旷野中无助的撕裂的绝望的回响,凛然不绝,悠然绵远。

  最害离别,终要离别。虽是多愁善感之人,也懂得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但在共事两个月的同事正式离职的今天,心里仍有一些感伤,一些慌张,一些依恋。她的离开早在半个月前就知道,这样的离别也并非人生的第一次,可真正面对还是无法轻易放下。她是比我整整小了一轮的小姑娘,每天冲我“姐姐,姐姐”地叫,她的单纯、开朗、聪明、勤快、淡定、好学让我特别欣赏,在她身上我仿佛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离职不是她的本意,有些突然,只因家中的变故让她别无选择。离职前,她全盘托出离开的种种原由,几度哽咽,有泪水一直悄然滑过她姣好的脸庞,晶莹剔透的脆弱让人心疼,除了安慰和理解,我只能给她深深的祝福。面对这场离别,心中虽千万个不舍,但没有挽留,因为懂得。

  昨晚曾与她共进晚餐,从未出过远门的她道着即将离开时心中的不安与茫然,我只能拼命掩藏着那些离愁别绪,向她道着祝福,给她鼓劲加油,勾勒着未来无限美好的可能。其实,生活毫无定向的我也只是在自欺欺人,一个看不清自己未来、对生活从来缺乏安全感的人,又如何能去笃定别人的幸福与否?但此时此刻,我只能给她正能量,哪怕是虚伪的掩饰与空洞的鼓励。

  人与人的相处,原来也会处成依赖。她不在的第一天,办公室充满了孤单的味道。她的工作已有新来的员工接手,但还不甚熟练,有些事情只能自己帮忙完成,而在这一个过程里,总会忍不住怀想她工作时的点点滴滴,她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清晰如昨,无比亲切。一夜之间,突然少了她的身影,听不到她的声音,没有了她和我诉说自己的心事,心里充满了难过与失落。

  我知道,自己已不再是可以肆意依赖的孩子,必须收藏起那些脆弱与感伤,学会安静地承受,安然无恙地面对所有的改变--生命中的离别或相聚,增加或删减。于是,逼着自己忙碌,打起精神投入工作。只是,将文件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反复翻看,大脑仍是一片空白,不知所云;有同事不断地穿梭于办公室问这问那,我也是无精打彩勉强应付,完全不在状态。

  这样的时候,不愿说话,不愿做事,不愿被打扰,任自己拼命清理着满满的凌乱,虽然没了章法乱了方寸,虽然不知道此举是否奏效,但也是无计可施别无选择之时的病急乱投医。这一个过程,什么都没做,却似乎什么都做了,追朔、比较、思索、挣扎、安抚……种种的忙碌都由自己来完成,心中肆意爬满的慌乱与不安竟也在不知不觉中渐渐安睡。也许,世界真的没有什么不可能,因为时间强大得无所不能,它可以将回忆、疼痛、思念、难过,以及林林种种的千头万绪打磨得水平如镜,让你即使正视一切,亦可以波澜不惊地淡定从容。

  不知道是怎样熬过的一天,无所事事,恍恍惚惚,甚至在心里默数着时间嘀嗒嘀嗒的吟唱。在我不经意再次抬头望天的瞬间,天空已没了早晨那片明明灭灭的暧昧,而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清朗底色,那是天空真实的模样。此时的天,无需去欣喜它的光芒万丈,无需去揣测它的风云变幻,无需去惶恐它的阴云密布,只需要静静地去感受它淡漠疏离、高远空明的自在与遥远,虽然你永远也无法完全和准确地感受。从来,世间万物,得不到的,总是最好,触不到的,总是最美。

  走在回家的路,又是车水马龙熙攘人流,各式的声色在原本安静的空气中如火沸腾,与办公室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十字路口,红绿灯交替上演,聚焦着左顾右盼的眼神,有的茫然,有的急切,有的平静,有的复杂,在静谧的光阴里折射出千姿百态的风景,让人忍不住想要探究这其中的深意。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每一个人的心灵之窗对这个世界的容纳不同,对世界的解读与描绘也定会有着别出心裁的美丽。而我的眼里有什么?却是我自己无法窥见的简单或复杂。

  盛夏的炎炎烈日总喜欢催促着我匆匆又匆匆的步履,而初秋的街头已许了我一份可以驻足欣赏的美丽心情。风,不再肆虐灼人,清清爽爽的凉吹起心底诗意般的柔情,飞扬的发丝不再湿湿地贴住脸颊牵绊住想要舞动的灵魂,而是极致的优雅与灵动,空中的来回飘荡划出生动的弧线,滋生着无尽美丽的想象。

  偶有梧桐叶儿飘飘洒洒,在我追逐的眼眸中几经盘旋,完成了它一生的使命,沉归于大地母亲的怀抱。那一抹暗黄,是生命走向尽头之时那一份温暖的懂得,是历经岁月沉淀后的深遂与透彻。小心地掬捧在手,虽轻薄得毫无份量,却仍感觉到沉甸甸的丰满,清晰的脉络似在眸间心底无尽延伸,诉说着时光流转岁月冗长,诉说着一个又一个季节的轮回,亦昭示着那些生生不息的生长与落下。

  今夜,天空有些孤单,大地有些单薄,没有月影疏斜,没有星儿低语,幽深漆黑的夜幕下,万家灯火尤显别样的风情,放射着无尽的温暖,指引着迷途知返的心灵。

  尘世灯火,终是盖过那些青灯古佛的繁华,无尽魅惑妖娆,吸引着奋不顾身的飞蛾,跌跌撞撞,头破血流,亦无怨无悔,这是生命中弥足珍贵的勇敢与牺牲。

  离职的小姑娘在上火车前发来信息,说着感谢,道着祝福,也告诉我她对过往的珍惜和未来的期许。我迅速回信:一定要好好的,相信自己,相信美好!

  心,在瞬间感觉到一种久违的安暖。不觉飞舞着指尖,以幽素的情怀,描慕着心灵深处的真实,告诉自己:你的幸福,我的安然!(短文学网)

收藏文章
编辑:王 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