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情感游乐园 > 友情迷宫
梅花一般的女子
http://www.slrbs.com  2013-09-24 16:20:42  

  不过于修饰,不安于世俗,在一方清静的世界,品茗翻书,填字写文,那便是她,梅花一样的女子。

  闲来无事时,总喜欢乱闯空间,猎奇一些美好的文字。或雅致唯美,或朴实平淡,但只要是能够打动人心的文字就应该是属于好的。

  深信缘分,人海茫茫,若是两个兴趣相投的两个人相遇,摩擦出的火花绝不等同于大街上随便擦肩而过的那个人。若是遇到这样的人,便珍惜着,深藏在心里面,想起时,心便是暖暖的。而与她之遇,就属于暖心的那种,若安在,便欢喜。

  是在一个朋友的说说里看到她的,忧伤的点评,如同黑夜浓重凄冷的夜色,可以让人毫无知觉地深陷,并且深深爱上。我毫不犹豫地点击了她的头像,顺利进了她的空间。当我打开日志列表的时候,淡淡一笑,明白不虚此行,因为上百篇的散文和诗歌都是出自她的原创。我如饥似渴地阅读,一连看了十几篇,一时的感触让我做了件至今仍觉惭愧的时,在她的文章里写下了点评,道出了喜爱之情。

  后来通过朋友的空间再次走到她的世界时,发现之前写下的评论已无踪影,并且主人设置了评论权限,我开始懊恼起初时的无知之举。一个文风隽秀,洒脱离俗的女子,世俗的夸赞无疑是亵渎,喜欢和赞美放在心里足够。明白了她只在自己的世界里欢喜着,忧愁着,也许别人的只言片语就已经打扰到了她的安静。后来,我选择了静静地来去,可我知道我终究还是留下了痕迹,在她的心里。

  不知为何,想起她时,就会想起梅花,一种不属于暖季,执意在冬风中傲放的花。浓香扑鼻,不弱寒风,冬雪压身时仍是一身孤傲清冷,持着不低头,不献媚的姿态,走过瑟瑟寒风。在暖阳乍开时,我听到了百花绽放的美妙声响。可她依旧独立枝头,在那一隅,孤独着自己的美丽,高傲着自己的尊严。当然,这并不是贬义的嘲讽,百花丛里,她从来都是清绝的王后,不屑争那一时的灿烂春光。

  后来,在朋友的空间留了言,朋友把她的QQ给了我,自是件开心的事,终于可以与她结为朋友。当我称她为姐姐时,她笑了,说是年龄相差了一轮,不合适。其实,这也终归是世俗的称谓而已,有无皆可。值得我开心的是,多了一个同道中人,一个知心朋友。

  如水沙漠,是你。你是炽热干枯的沙漠迫切需要的一滴甘露吗?也许,是的,仅需要那么一滴就可以湿润出整片草原。你喜欢叫自己水儿,或许这正是道出了女人是水做的,而你的忧伤,你的苦痛,在夜色蚀骨摄心时从眼角流出,苦涩生咸。

  也许每个人都在自己的故事里演绎着,悲伤着,欢乐着。纵使有时我们把别人的苦痛看得再透彻,这一盘棋,我们始终是局外之人,无法真正走到别人的立场上,去切身感受那场悲欢和离散。所以我选择了安静,在你的字里行间触摸你微弱敏感的灵魂交响曲,不言亦不语,一切言语尽在不言中,懂得便是最大的理解和支持。

  我想,如果这里今冬会下雪,我一定要去雪天里寻一枝初绽梅花,也便是踏雪寻你一丝灵魂的气息。撷来一枝梅花插在花瓶里,花香萦绕满室,心灵深处亦是沾染上梅花的香气。你可知?那时,我在想你。想你不同于世俗的高傲尊严,念你淡淡墨香里的只言片语,一声问候,便让我浅笑而安。

  上世,梅花一定是你的灵魂,幽香久远,美丽绝俗,而梅花的高傲、清冷也藏在你的骨子里。所以这一世,你的安静,你的绝尘,并非毫无缘由,那是在履行上世的约定。(短文学网)

收藏文章
编辑:王 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