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幸福驿站 > 婆媳微妙房
我的岳母
http://www.slrbs.com  2014-12-04 11:01:32  

  商洛日报 - 商洛之窗讯(刘逢生)光阴荏苒,岁月匆匆,岳母大人离开我们不知不觉已经11年了,我时刻都在怀念能干、贤惠、慈祥的她。2014年11月7日,我家荣幸地被省妇联、省文明办、省网信办授予“三秦最美家庭之星”的光荣称号受到表彰。在这殊荣面前,更加怀念我的好岳母——刘引娥。
  大凡男人从结婚成家的那天起,便有了岳母,亦称丈母娘。1968年元月,我与其长女结婚,便成了她的女婿,她便成了我的岳母。衷心感谢岳母的付出,给我培养教育出一位优秀的好伴侣。我们家之所以能在寻找三秦最美家庭中脱颖而出,有妻子的功劳,也有我岳母的功劳。没有岳母哪里有我们今天的三秦最美家庭?
  我和妻子是高中同窗学友,相识、相知、相恋、相爱。虽是自由恋爱,但我们毕业订婚时却遭到岳父的反对。因我家是富裕中农成分,她们家是老贫农,不门当户对。在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岳父担心在以后的政治运动中给我家升成分,变成专政对象株连她女儿跟上受罪。当年是我通过做这个“准岳母”的工作,是她第一个站出来,说服了岳父和家人支持我们订婚。又是她在我们订婚5年后,不嫌我这个穷退伍兵,不要彩礼,不讲任何条件,让我们移风易俗,举行了最简单的旅行结婚。
  结婚至2003年11月5日(古历十月十二日)岳母辞世,我和她老人家整整相处了35个春秋,耳濡目染,对她了解得越来越深刻,越来越崇拜,越来越敬仰。岳母生于1921年,那个时代兴女人缠脚,她搭上“末班车”,放成“解放脚”。正是这双脚使她一生行得端,走得正。她不仅会纺线、织布,会裁剪,做得一手好针线活,而且还能扶犁耕地、担粪撒种、碾麦扬场,干男人们干的活。岳父一直在外干公家的事,她是家中里里外外的“一把手”。
  岳母上有婆婆,下有7个儿女,在计划经济、集体经济的岁月里,日子的艰辛不言而喻,常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朝不保夕,日子过得紧巴巴的。由于她的苦苦挣扎,不仅使全家度过“三年自然灾害”等一道道难关,而且还千方百计让7个子女完成了高中或大学学业。仅靠岳父的一点微薄工资难以为济。为了弥补家用,最初是买来棉花纺线织布卖布,挣些手工钱。后来她借钱买了台缝纫机,做起裁缝活,对外搞加工。村上的大多数妇女早就知晓岳母心灵手巧,会裁会缝,所以来料加工的人总是络绎不绝。每年还会养一两头大肥猪,搞多种经营,千方百计为这个家增加收入。
  “养鸡为换盐,喂猪图过年”,这是传统的小农经济生产模式。但岳母养的猪从来没杀过,而是全部卖给食品公司,每次交售生猪总要拿出5元或10元钱塞给我。因我患有结核性胸膜炎,三天两头发热,说是让买一点营养品。那时,辛辛苦苦一年养一头猪最多也只能卖五六十块钱,我一月的工资也只有33元,5元或10元钱在当时也算是不小的数字。这不难看出,丈母娘非常疼爱我这个女婿。每次我想起她给钱的情景,便会忍不住地潸然泪下。
  他们的7个子女先后成家立业,岳父从电信部门退休,退休金不低,完全有条件享清福。可他们从来就闲不住,每年秋收后,总要买来大量的稻草,堆放在早已闲置的房子里。我和妻子下班后,每次晚上看望他们,只见二老在无人居住的旧房子里,点着煤油灯,在那灰暗的灯光下,岳父一根一根地整好稻草,然后一撮一撮地递给岳母,岳母聚精会神地织出一个又一个草帘。他们把编织的草帘以一个两毛钱全部卖给附近几个砖厂。有一天,听说古城砖厂一个草帘多给5分钱,为卖个好价钱,赶忙叫来小女儿,帮他们拉了满满一架子车草帘,老两口帮着推上古城岭,来回跑了十多里,汗水湿透了衣衫。就在他们编织草帘、卖草帘的时候,竟然拿出两万多元积蓄,分给7个儿女。每当想到这些,便会泪湿衣襟。

收藏文章 编辑:崔 凡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