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 民生

我的名字是扶贫干部

2018-09-13 09:33:11
来源:商洛日报 - 商洛之窗 

  李高峰

  年过不惑,性归平淡,朝气不如从前,却被组织安排自带灶具、被褥,深入农村、深入群众、深入农业第一线,帮助贫困户在规定时间内摘帽脱贫,任务很细很实很明确。我本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工作后又多次驻村,自诩有点经验,接到通知后想都没想就立即按时进村了。

  我们单位联系包扶的村子在312国道路边,交通便利。村部是四间两层楼,一楼是便民接待大厅,有瓷片砌成的办公柜台、两台电脑和一台打印机,二楼是会议室,村民代表议事和党支部活动就在这里进行,办公条件很好。村里安排我住在一楼的精准脱贫作战室里,将楼梯拐角处的杂物间改成灶房,这样我的住宿和生活问题就解决了。

  在农村工作,与农民面对面打交道,说话做事讲究的就是实打实,官腔不能打,高调不能喊,而且文件政策还不能照本宣科,得翻译成当地群众能听懂的方言。既然住下来了,就得干事,整天呆在村部漂浮着肯定是不行的。在村干部的陪同下,我将全村12个组58户贫困户齐齐走访了一遍,又和村干部一起给每户建立了详细的档案,接着就是同每户当面签定包扶工作明白卡、承诺书,并送上一本我县印制的精准脱贫政策宣传手册。这些都是“软件”,多跑几次路就可以完成,但怎么脱贫是硬的,是要刀下见菜的,而且是要经过贫困户签字认可的,这可不是容易做到的!

  人常说,有钱好办事,可在与贫困户的接触中,我发现有钱也不一定好办事。经过努力,我们包扶的这个村争取到了10万元的产业扶贫到户资金项目,我信心倍增,心里乐滋滋的。可是这种乐滋滋的自信没保持多久就如同慢跑气的车胎瘪了下去。我拿到项目批复文件后,兴冲冲地将贫困户召集到一起,告诉他们说大家要尽快行动起来,想想干啥能挣钱,只要不违法,农村的产业你们想干啥就干啥,而且只要你干,见到规模我就给钱,10万都是你们的,大干大支持,小干小支持,有啥想法随便说,有啥困难尽管提,千万不能让钱从你们的指头缝里流走。慷慨陈词之后,我信心十足地等待他们给我申报产业发展计划,然而却只有几个留守在家的老者围了过来,告诉我他们啥也干不了,就想要钱,我寄予热切厚望的有劳力的中年人却都端直回家了。

  有钱还不能把事情做好,那没法交待啊!如果项目逾期不能实施资金就会被收回,对于我这个自诩有经验的老基层来说,无论从良心还是从责任上都是说不过去的。多次入户动员不见效果,我就给自己找安慰,除非特殊原因,脑瓜子活泛的成为贫困户的概率很小,这些贫困户是农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硬骨头,如果好啃,组织肯定不会派我来,多往贫困户家里跑跑,多与贫困户说道说道,只要能放下自以为是、居高临下的态度,站在贫困户的角度思考产业发展,方法肯定会想出来的。

  产业扶贫到户资金发放对象必须是贫困户,采取的办法是报账制,而且是一次性报完。我最初的想法是谁发展了产业我给谁兑现,发展成熟一批,奖励兑现一批,让一部分人先享受到发展产业既能赚钱又得奖金的双倍收益,让有等靠要思想的贫困户眼馋心馋,可这与报账的规定有违,只好做罢。要完成一次性报完帐,钱不经我手,通过一折通发给群众,产业发展情况要经得起检查,不能弄虚作假,更不能违规违纪。我叫上村主任老田,一家一家地查看产业现状,一家一家地商定发展产业的想法,然后在村两委会上讨论商定产业奖励办法。单靠发奖金,没有那么多产业可奖,也不能发生活用品,那样会违背扶贫的初衷,在召开贫困户会议征求意见的基础上,决定既发奖金也发猪娃。

  为了将扶贫资金用准用好,核查准产业规模是必须要做的工作,我先让贫困户自己报,然后同村主任一起核查。我们进笼子清点兔子只数,下田丈量种菜、种药的地亩面积,上山入林盘点天麻窝数,接着又到群众中打听询问实际情况,生怕把工作搞错了背处分,把数字搞错了让贫困户骂。我们将收集的数据拿到贫困户会上公布,又贴在村公示栏中公示,最后才制成表册上报。为了买到放心仔猪,我将村里的养猪大户搜索了一遍,对筛选出的3户说:“你们是致富能人,可村里有这么些个贫困户,对你们来说也不是光彩事,帮贫困户脱贫可是件积德的事,所以要选好猪娃,还要打过疫苗的,并且要允许贫困户自己选,价格不能高于市场价,要与村委会签定购销合同,愿意养猪的贫困户可以根据各自的能力,每户最多免费送3头仔猪。”就这样,通过购仔猪和发放奖金两种途径,我将这10万元按规定一分不少地给了贫困户。

  正沉浸在小有成就、如释重负、办了件实事而乐滋滋的心境里,我却被一些断断续续飘进耳朵的信息搅和得五味杂陈。住在沟里的曾某某用筐子装好猪娃,架在摩托车上带到家时却发现丢了一个,夫妻两个因此在家里吵架;李某某家里挑选了3个大的,没过一星期就死了一个,吵着要养猪大户老段再给他逮一个;大坪组的陈某某将两个猪娃逮回去,考核组的人走后没几天就偷偷降价买了;还有上塬的田某某猪倒是养的好好的,但没有及时出手,结果没赚到钱,准备让我赔他饲料钱,被邻居骂了回去。当然,大多数人是问我明年还有产业奖励款吗,他们还想继续喂猪、栽天麻、养兔、种药、种菜、点袋料香菇;还有想报答我的,要给我送腊肉、香油、家酿的包谷酒。听到那些不如意的消息,我非常生气,可再走进人家家里,还得提醒自己不能带气,一定要面带微笑好好说话,好好解释;对充满正能量的信息,我坚定地回应,扶贫政策只会越来越好,只要你努力优惠就会更多;对想报答我的,我表示心意我领了,但收了东西就违犯纪律,是要受处分的,更何况这都是我该做的本职工作。

  当我把这些感受讲给上初中的女儿听时,她嘴巴一撇说:“明明心里不高兴还装笑脸,虚伪!”但这种感受,当过驻村第一书记的,当过驻村工作队员的,谁会没有呢?有了成绩我们高兴,工作尽力了却收效甚微时,面对难啃的硬骨头,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耐心地用真情打动他们,用细致入微的工作引导他们、帮助他们改变思想观念,实现定期脱贫的目标。不为其他,只因我们都叫扶贫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