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 民生

镇安这两年:生猛的脱贫攻坚战

2018-07-20 08:39:24
来源:商洛日报 - 商洛之窗 

地均人均产值双双飙升几十倍 仅剩数百人的村庄千余人规模回流

镇安这两年:生猛的脱贫攻坚战

  本报记者 赵有良 于志兵 胡蝶 张雯靓 田琳

  远离县城、群山掩映的小村寂静了多年,村民们守着贫瘠的土地种植玉米、土豆,辛苦劳作,深度贫困。

  疾风骤雨般的脱贫攻坚战一洗积年的贫困——两年来,山村土地年产值由三四百元增至最高2万元;单位人力年产值则由500元增至最高4.7万元;只剩下数百留守人口的小村,两年回流了1000名青壮劳动力。小村从深度贫困中苏醒过来。

  小村庙沟的发展,是镇安县脱贫腾飞的一个缩影。小城镇安,在脱贫攻坚之际正在嬗变。

  小村在苏醒

  庙沟,被群山掩在深处的普通山村,距离县城47公里,有6个村民小组645户2339人,全村土地2702亩(另有林地4705亩)。山大,沟深,人少,地薄。

  小村传统产业是种植玉米、土豆、小麦及少许养殖业,在极其落后的生产模式下,山村经济原地推磨转圈。

  一组脱贫前的数据显示了它的贫困程度:土地平均亩产值是200至400元。人们也曾试图改变,尝试了小麦、核桃、板栗等多种经营,但因生产方式过于落后原始,平均亩产值始终没能冲破400元“峰值”。因为深度贫困,人们纷纷选择背井离乡,2300多人的村庄,外出谋生的竟达1818人,数百留守人员每年只能创造大约30万元产值,人均500元。 两年前,小村启动了声势浩大的脱贫攻坚战,通过一系列的运作,把先进的生产要素和生产方式植入到传统资源中,以宁商协作为代表的各路支持力量,在资金、技术、发展思路等各个层面对山村进行了扶持帮助。

  庙沟村脱贫,首先拿效率低下的传统产业开刀:科学管理、新型技术被植入,自生自灭的种植手段被精耕细作科学管理替代,土地产值迅速增加,达到了每亩800-1000元;村里流转了1050亩土地,发展了三大主导产业,分别为油用牡丹、桑蚕园和食用菌项目。

  油用牡丹刚刚起步,5年后才能见效;450亩的桑蚕园每亩平均产值3000元以上;而200亩的食用菌平均亩产值1.5万-2万元。新经济模式下,100人的蚕桑园管理团队,一年可以利用有限的人力和少量土地轻松创造470万元的产值。

  粗略估算,短短两年内,这里香菇项目土地产值是脱贫前的50倍,桑蚕项目的人均产值则是脱贫前的近百倍。即便算上所有项目,地均人均产值也都飙升了数十倍,乡村振兴端倪初露。

  记者按照一家五口人两个劳动力的状况粗略概算了一笔账:当地人均0.83亩土地,在效率得到提高后,计算上土地流转的收入,节省出的劳动力务工收入,五口之家的总收入普遍可以达到4万元。

  乡村产业的蓬勃发展,村民收入的快速增加,导致了一个明显的变化——农村人口大量回流。原本外出务工的1818人迅速回流了1000多人,这其中还包括不少回乡创业的大学生,这些生力军的加入,让小村经济发展有了后续的人才支持,小村一下子有了生气。

  如今站在村中,放眼望去,一派忙碌景象。乡村开始苏醒和振兴。

  产业在绽放

  放眼庙沟村所在的大坪镇,更具气势的脱贫攻坚战正在展开。

  该镇副镇长何平告诉记者,大坪镇距县城56公里,全镇人口1.9万人,下辖12个村中有8个贫困村,贫困人口3560人。

  今年年底前,全镇12个村、总面积137平方公里的区域即将脱贫。取而代之的将是一个现代农业设施完备、通村公路全面覆盖、电力通讯畅通、金融服务网面便捷的新农村。

  大坪镇启动的宏大脱贫计划有几项。盘整精耕现有的土地,重点突出发展现代农业。

  当地比较突出的产业类别第一是食用菌:全镇规划了240万袋香菇,分布在7个村,连带贫困户465户,每户每年通过食用菌能增收5000元;第二是密植良桑3500亩,通过小蚕共育、养蚕工厂、蚕桑种植基地连带贫困户,覆盖了10个村356户贫困户,每户每年收入在1500元以上;第三是发展2120亩油用牡丹,带动贫困户88户;还有1800亩中药材产业,带动贫困户192户,户均收入2000元以上。

  据悉,庙沟村在当地8个贫困村属于中上游水平。

  记者走访发现,现代农业园区正成为当地大力发展的龙头产业,他们选择将产业集中管理,寻求规模效应和深化精细管理,大坪镇和庙沟村两年之间新增的规模经济体,其实都是现代化运作技巧的结果。以庙沟村香菇产业为例,当地政府投资、能人大户帮带、贫困户和非贫困户积极参与,将大棚集中管理,并在管理手段、市场销售上步调一致,寻求整体效果。

  集中管理的大棚,让高效精细的管理得以实现。同样的香菇,即便外形、大小看似一模一样,因为采摘时间的细微不同,价格却可以相差一倍之多,精细管理带来的增值空间非常大。

  在产业脱贫的同时,当地实施了搬迁扶贫、危房改造、健康扶贫、教育扶贫等脱贫“组合拳”,结合兜底扶贫拾遗补缺,并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在产业扶持的硬件软件上同步发力。

  在产业培植上,当地选择并非千村一面,而是各具特色。维持科学管理的传统产业,同时突出错位布局的新兴产业,在不同区域因势培育特色产业:龙池的烤烟、庙沟的香菇、三义的葛根、小河子的蚕桑、凤凰的牡丹、红旗的中药材、岩屋的魔芋……新兴产业正在成为当地的经济支柱。

  脱贫正攻坚

  脱贫攻坚是一次战斗,现在正是镇安县战斗的高潮。

  镇安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也是陕西省11个深度贫困县之一。全县建档立卡贫困户2.05万户、6.18万人。在脱贫工作中,镇安突出“异地搬迁挪穷窝、产业扶贫拔穷根”的理念,深入推进脱贫工程,两年来,全县脱贫39171户、14848人,贫困发生率从25.2%降到了19.17%。

  镇安的扶贫资源和财力没有全线大军压上,而是将贫困人口分类,引导一批拥有自我脱贫能力的人,兜底一批失去劳动能力的人群,“三带四联”一批基础不强的贫困户。

  脱贫的中坚力量之一是具有较强执行力的基层干部,然而,农村日常工作牵扯了他们过多的精力,这个问题成为农村脱贫工作的一块短板。镇安县探索了一个妙招,高效地进行了补强——2018年4月初,当地开始实行“中心户长制度”。

  云盖寺镇岩湾村村支书尹登龙告诉记者,该村1112户3337人,贫困户226户674人,脱贫工作任务很重。然而,当地村干部只有区区7人,要协调村里日常事务,还要主抓产业发展,力量捉襟见肘。同时,作为补充的村民小组长力量也不足,不仅人数只有12人,其中一部分人本身还面临脱贫的问题。

  当地以民选中心户长的模式打开了局面,中心户长由村民投票产生,一人负责20户左右人家的日常事务协调管理,其职责主要是政策宣传员、矛盾纠纷调解员、产业带动员等。中心户长每年2次进行评分,基础分数50分,在基础分数上进行加分,达到100分可在当地的爱心超市以物代钱的方式奖励,此举让村干部可以腾出手全力完成脱贫重点任务。

  在产业扶持中,当地还根据脱贫需要积极开发特色产业。云盖寺镇从今年3月份起与龙头企业合作,利用当地千年红豆杉古树和古镇名寺等旅游资源,以红豆杉生态博览园为核心,打造全域旅游红豆杉氧吧特色小镇。在已建成的红豆杉生态博览园里,有红豆杉苗木展示区、水培温室展示区、盆景展示区,附近的村民在红豆杉育苗棚里锄草、松土、浇水,一天务工可收入80元。

  岩湾村有80多名村民在红豆杉产业园区务工,村里有了红豆杉种植基地,村民们通过土地流转每亩每年可以获得800到1000元的土地流转金,还可通过入园务工在家门口摆脱贫困。最重要的是,链接着贫困户利益的红豆杉种植周期非常长,五六年后有长期稳定的收益,相当于一个“绿色的银行”。

  未雨先绸缪

  经过本轮的发展洗礼,镇安县基层干部的知识面和眼界都得到了质的提升,这要得益于和脱贫攻坚战同步进行的教育培训,尤其是基层村干部的产业技能培训,一边探索一边学习,让基层充满了能人,能人的带动力量不可小觑。

  采访中,记者注意到,庙沟村的香菇产业是其中效益最明显的产业。然而村支部书记瑚世伟算账的时候,并未有扩大香菇的种植计划。他的眼光,盯着一些更有后劲、更能实现区域经济循环、更可以自我保障的新兴产业。

  这些村干部,开始试图自己控制自己的产业风险:“我们已经注意到了,香菇种植确实面广人多,盘子越大我们把控风险的能力越弱,把不准的区域更需要有忧患意识。尽管这个产业我们获益很大,但必须时刻警惕,做到火中取栗不伤手。”

  据介绍,考虑到香菇产业的市场风险,庙沟村打算限制产能,并且将进行品种调节。

  这只是短期计划,他们还有长期计划。那就是把外围庞大的香菇产业和自己全力推进的蚕桑产业融合,在产业链上下游做服务,实现产业资源利益循环。

  据介绍,香菇种植加工分五大环节——菌棒加工、冷链、烘干、养菌区域、废棒碳化。目前,商洛地区对菌棒的需求量极大,而蚕桑产业中,桑枝杆可以作为生产食用菌菌棒的原料。他们的设想是,用蚕桑园的副产品批量生产菌棒,先在这个市场赚取利益,之后再回收菌棒,碳化后用于制作活性炭,就势将废旧原料转化为另外一种新产品。

  目前,当地做活性炭的工厂正在建设,2018年底就能投入使用,不仅不会产生农业垃圾,而且产业形成利益、资源循环。此外,种植的桑树15年后不再生长桑叶,他们计划下延产业链,用这些资源再培育一个景观性盆栽和根雕艺术产业。

  人才的培养和新理念的萌生,是镇安脱贫两年来,一个巨大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