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 > 综合体育
打假
http://www.slrbs.com  2013-09-18 09:51:33  

  体育,重要的是个育字,体育精神的内核不仅仅是更高更快更强,它有更深层次的人文意义,那就是让人勇于挑战自我,促进公平竞争,用体育作为平台促进不同种族文化之间相互交流,如果仅仅把它看成是夺取金牌,谋求面子的工具,那是对体育,对奥林匹克的最大亵渎。而昨天连续爆出的三个关于体育的负面新闻,无疑给体育人抹了黑。

  西里奇

  处罚:禁赛9个月 原因:服用禁药

  曾经世界排名跻身世界前十的克罗地亚网球选手西里奇,因服用禁药被正式禁赛9个月。

  北京时间昨晨,国际网球联合会在英国宣布,25岁的克罗地亚男选手西里奇,因服用禁药被查出,将面临9个月禁赛的处罚,禁赛期直至明年1月31日。这也意味着,西里奇将错过明年的首个大满贯赛事——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

  现年25岁的西里奇,是克罗地亚近年来的网坛新秀。在2010年的澳网上,他曾杀入男单四强,世界排名最高时曾为第九位。虽然此后他并没有太多惊艳的表现,但排名始终在世界前15名。今年的温网上,西里奇宣布因伤退赛。不过此后传来消息称,其退赛的真正原因,是因为没能通过药检。

  根据国际网联随后公布的调查结果,在西里奇补充的一种葡萄糖中发现了违禁药物。西里奇声称他只吃过葡萄糖片剂,是别人为他从药店买的,估计兴奋剂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掺入葡萄糖片中了。同时,他将对国际网联对其做出的禁赛9个月的决定向体育仲裁法庭提起上诉。

  由于检测出兴奋剂,西里奇自5月以来取得的成绩、名次和奖金都被撤销。6月退出温布尔登网球赛第二轮赛事后,西里奇再没有参加过任何赛事。

  据新华社电

  斯蒂芬·李

  处罚:或终生禁赛 原因:打假球

  轰动一时的斯蒂芬·李假球案日前终于有所定论。最终结果证实斯蒂芬·李确实曾在比赛中故意打假球,而最终的判罚将在下周进行,最有可能的处罚将是对他终身禁赛。

  听证会上的一条最终的决定如下:斯蒂芬·李被发现在所有的7场比赛中违反了第2.9条规则“同意了一个安排……接受或准备接受报酬或者其他好处,并作出最终影响结果的事情。”他是有罪的。

  斯蒂芬·李在2012年10月因为超级联赛2∶4输给希金斯而直接被世界台联处以无限期禁赛,随后世界台联公布了2008年2月以来斯蒂芬·李9场涉嫌假球的比赛,此次的指控时限显然就是从2008年的某个时间开始计算,不过公开报道中斯蒂芬·李第一次被正式指控赌球是在2010年2月,当时斯蒂芬·李被曝因假球而被警方传讯。斯蒂芬·李涉赌的比赛分布在2008年马耳他杯、2008年英国锦标赛、2009年中国公开赛、2009年世锦赛、2012年超级联赛等。昨晨,世界台联在其官方网站正式公布了数日前关于斯蒂芬·李假球案的听证会最终结论,确认斯蒂芬·李的确曾经故意打假球。

  世界斯诺克的主席杰森·弗格森表示:“世界斯诺克对于假球事件持零容忍的态度。这个特别的事件尤其困难,最终我们等来了听证会。我相信我们有世界上最为精密的系统来处理体育界的腐败事件,我们会一直秉承世界斯诺克的规则来处理那些回应。听证会是对于体育界的运动员们的一个警告。” 王文

  王佳丽

  处罚:禁赛两年 原因:服用禁药

  中国田径协会日前通过官方网站公布了对河北女子马拉松名将王佳丽违反禁用兴奋剂规定的处罚决定。国内首位被判定生物护照兴奋剂违规的王佳丽和教练吕强分别禁赛两年、罚款两万元。

  27岁的王佳丽在2012年5月29日至2013年1月11日期间接受了国家体育总局反兴奋剂中心实施的生物护照检查,经生物护照评估委员会专家组意见和该运动员听证会结果,认定该运动员生物护照兴奋剂违规成立。王佳丽也成为实行生物护照检测之后第一个违规的中国运动员。

  中国田径协会为了严肃纪律、严格制度,维护运动员的身心健康,决定对运动员王佳丽和其教练吕强处以停止参加国内外田径比赛两年(2013年2月26日至2015年2月25日),处以个人罚款两万元;对运动员所在单位河北省田径协会给予警告、负担40例兴奋剂检测费用(4万元)、并计1例阳性。

  王佳丽曾经多次在国内外比赛中获奖,其中包括2010年北京马拉松女子组冠军,2011年大连马拉松冠军,2011年韩国大邱世锦赛女子马拉松团体亚军,个人第8名,并在2012年在重庆马拉松中夺得冠军后获得了伦敦奥运会参加资格。但她在伦敦奥运会上发挥不佳,只获得第58名。

  据新华社

  魔道搏杀,征途漫漫

  □孙卫

  即使反兴奋剂和打假风暴在全球体坛愈刮愈烈,但仍有心存侥幸者不惜冒身败名裂的风险以身试法。几乎同一天,王佳丽、西里奇、斯蒂芬·李三个“问题男女”一起跌倒,前两人是跌进“尿罐子”,后一人是打假球。

  之所以将这三个犯禁者并置,是因为他们反映了体坛扫黑的复杂性。其实,在世界体育诸项目中,兴奋剂泛滥的只是一部分。田径、游泳、自行车等依赖耐力和爆发力的项目是重灾区,而网球、乒乓球、斯诺克等技巧性强的项目,兴奋剂作用不大,而像射击这样要求精准的项目,用兴奋剂还会坏事。所以,马拉松名将王佳丽和网球名将西里奇遭禁赛引发的舆论声音并不相同。为西里奇喊冤的人很多,而同情王佳丽的几乎没有。之所以如此,是因大众的固有观念在起作用。其实,这正是我们需要修正的观念。的确,和其他运动相比,网球“干净”多了。近20年才有63例药检阳性事件。正因为此,网球界至今还未引进生物护照,国际网联的药检制度甚至被媒体讥笑为处于“原始状态”。但在世界反兴奋剂组织那里,是否“有罪”的标准是刚性的,在下判决书时,不会考虑项目特点及运动员动机。所以,即使西里奇被冤枉,但药检阳性事实无法更改。

  和网球一样,斯诺克选手没必要服兴奋剂,他们赚取“黑金”的途径是比赛造假。斯诺克是智慧含量很高的项目,要想把比赛输得天衣无缝甚至精确到控制局数分数并不容易,所以世界斯诺克主席杰森·弗格森才对可能为“一大传奇”的斯蒂芬·李报以惋惜。此事再次证明了聪明反被聪明误的道理。一个天才,本来能靠惊为天人的技艺发财,但却自轻自贱,可惜了。

  反兴奋剂专家赵健的话颇令人深思:“我们既不愿查出兴奋剂又怕查不出兴奋剂,因为如果知道房间里有垃圾,但却找不到,就可能是我们没有能力发现它。”是的,在正能量澎湃充盈的体育世界,仍有阳光难以照射的死角。所谓“魔”和“道”的较量,注定是没有终点的漫漫征途。(西安晚报)

收藏文章
编辑:石 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