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书虫侃书
《红楼梦》里的“造假”和“打假”
http://www.slrbs.com  2013-08-15 16:53:54  

  《红楼梦》这书可也真是,年轻时候读,读不出多少滋味,年纪有一些了,发现值得三复四问的问题,碰鼻子碰眼地挤在一起,挥之不去,却之不能。其他不说,单是“真假”问题,就值得细参详。哪有一部小说,开宗明义第一回,就在“太虚幻境”的点题处,大书特书一副对联:

  假作真时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

  这上联不是分明是说,“真假”是难以辨别的,“真”是“假”,“假”也是“真”。然则这是指《红楼梦》书里面的事,还是也包括作者生活的清中叶社会?恐怕两者不好截然分开。

  《红楼梦》里,文前文后、话里话外,不断拿“真假”说事儿的例子甚多。第二回,贾雨村荣升,派人寻找娇杏,甄士隐的岳丈封肃说明原委,那些公人说,“我们也不知什么真假”,他既是你女婿,就亲见太爷面禀。第十二回,贾瑞正照“风月宝鉴”一命呜呼,贾代儒命人架火烧那鉴,听镜内哭道:“你们自己以假为真,何苦来烧我。”第三十四回,让王夫人大为感激的“袭人之谏”,花氏陈词中也有“倘或不防,前后错了一点半点,不论真假”的话头。第四十一回,鸳鸯戏弄刘姥姥,问吃酒的杯子是什么木头做的,刘姥姥说:“好歹真假,我是认得的。” 第六十六回,连柳湘莲是否已经回来一事,贾琏也表示:“听见有人说来了,不知是真是假。”

  书中人物如此漫不经意地“真假”、“真假”的顺口而说,是不是《红楼梦》时代的日常生活中,人们就有这种相沿成习的口语表达习惯?

  书中直接涉“假”的物事也不少。第七回,宫里送花,送的是“堆纱新巧的假花儿”。第九回,薛蟠得知贾府的家学“广有青年子弟,不免偶动了龙阳之兴,因此也假来上学读书”。想不到此回的薛大爷,来了个“假上学”和“假读书”。而第七十三回,探春说,迎春屋里的住儿媳妇,不仅私自拿了首饰去赌钱,而且还“捏造假帐”。第七十五回,尤氏语出惊人,大胆“打假”说:“我们家下大小的人只会讲外面假礼假体面,究竟作出来的事都够使的了。”至于第八十回,道士王一贴胡诌“疗妒方”,公开坦言:“实告你们说,连膏药也是假的。我有真药,我还吃了作神仙呢。有真的,跑到这里来混?”

  对卖假药这种大不德的事,王道士一言透底,不以为讳。如果不是当时的社会风气使然,他大约不致如此大言不惭。可知《红楼梦》的时代,虽被后世史家艳称为“康乾盛世”,其社会肌体和精神气息实已窳败腐溃得不成样子。

  作为旁证,我可以举《镜花缘》关于“假茶”的一段描写。该书第六十一回,众才女在绿香亭品茶,紫琼说:“家父一生一无所好,就只喜茶。因近时茶叶每每有假,故不惜重费,于各处购求佳种。”又说:“况近来真茶渐少,假茶日多。”在座的谭蕙芳问假茶为何物所做?紫琼说:“目下江、浙等处以柳叶作茶,好在柳叶无害于人,偶尔吃些,亦属无碍。无如人性狡猾,贪心无厌,近来吴门有数百家以泡过茶叶晒干,妄加药料,诸般制造,竟与新茶无二。”看来“假茶”的制造和贩卖,可不是自今日始了。只不过当时造假的技术似乎尚不够先进,仅有“以柳叶作茶”和“以泡过茶叶”制假两例。若是今天21世纪的现代科技,乾隆时期造假的小伎俩早已不在话下了。

  《镜花缘》的时代比《红楼梦》略晚,但社会风习的惯性可以易时相续,是不成问题的。何况长篇小说所写,往往是一个时代的历史风俗画,所涉当时当地社会生活的细节,有时反而真实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以此大史家陈寅恪先生有言,诗文小说均也可以考史。信哉,斯言!(新华网)

收藏文章 编辑:牛雪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