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音乐
给群众送快乐的音乐发烧友
http://www.slrbs.com  2015-01-04 09:34:31  

  商洛日报 - 商洛之窗讯(文/侯占良 贾书章 图/贾书章)冬日的商州西风凛冽,寒气袭人。但在州城东关商州区影剧院内却乐声悠扬,歌声迷人,由商州爱乐乐团精心筹备的“2015商州新年音乐会”,为市区群众送上一台丰盛的音乐大餐。
商洛笫一笛
吹长笛的周甲玲来自洛南剧团,他是全市唯一职业吹长笛的,可谓商洛笫一笛。周甲玲能吹巴赫的长笛独奏《波罗乃兹舞曲》和《梁祝引子主题曲》,以及用竹笛独奏《牧民新歌》等。然而50多了,至今仍是副业工。说起长笛,他憨厚的脸上生动着灵巧的嘴巴:长笛演奏出来的音色轻柔透明,有人说听到长笛的声音便联想起一望无际的蓝天。但它也能表现出感情的另一面,其抑扬韵律,有时也会使人引起对遥远乡关的怀念。
他吹奏《商山小调》和《兰花花》,心里便映现出商山洛水、黄土地、家里的油盐柴米,每周六大清早背着长笛赶到商州,周日下午排练结束,再赶车回洛南,再撵回乡下老家,风雨无阻。
父女父子同台
解文鹏是具有高级职称的指挥、作曲家,快70了,却挚爱音乐不疲。他不仅指挥、作曲、拉大提琴,还四处为乐团荐人。老头子一声令下,同样习学作曲、拉琴的女儿星星便走进乐团。在乐团,和老解相同的还有郭全秀、郭建康父子。不同的是,拉贝司的小郭先进团,有着高级职称、从事了一辈子打击乐的父亲老郭坐不住了,也走进乐团。
琴声袅袅春长在
小提琴方阵是乐团的中坚,几十人,来自商洛的旮旮旯旯。首席小提琴手房建乐拉过门德尔松E小调协奏曲,罗马尼亚作曲家旦尼库独具特色的作品《云雀》等等。最可喜的是他带了若干学生,并把他们引进乐团,最小的学生不到二十岁,让人们看到了商州音乐的希望。其它琴手中,有在职的,有经商的,有退休的,还有农民。这里重点介绍的,是一位下岗工人小提琴手。他叫武俊平,从商洛农械厂下岗数十年了,在丹江公园干天天工。锨把和板钳磨粗了的手指,拉出的音符难免粗造,但琴音纠结着感情:一个人,一场风景,一声哭泣,抑或是深深的一声叹息,痛苦清晰回响,像深潭下的鳞波暗闪。
指挥当有硬身板
乐团指挥是个耀眼的角色,身着披风,手舞银棍,浩渺世界任我行。一会儿北国风光,千里雪飘;一会儿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一曲终了,掌声雷动,鲜花簇拥。商州爱乐乐团的指挥家有李中民、魏峰、方景民、解文鹏、林宏彦等。他们不仅专业功底深厚,更有着拼命三郎的敬业精神。去年的新年音乐会,方景民、魏峰累得先后住进医院。睡在洁白的病床上,他们挂着输液管的双手老是下意识的舞扎,弄得跑针漏液,手腕肿胀,惹得医生批评,护士埋怨。待病情稍轻,干脆溜了。回到指挥台上,几场排练,汗流浃背,腰不驼了,背不酸了,脸上还漾起一片胭红。
管乐口吐莲花
小号手郭元社、董光平以浑厚、明丽的音色演绎《商山小调》的开篇,呈现商山的高古,丹江的悠长,鹤城的典雅;长号手张三满有三十年号龄,嘴唇上的功夫深不可测。《滚滚长江东逝水》的引子:“嘟——眯——梭——梭——眯——嘟——”让你一下子走进了将军临江远眺的咏叹;《好汉歌》间奏“睐梭睐梭拉棱法梭”,让你忍不住想与昔日的壮士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老张像双面歌手李刚玉一样,不仅能用长号抒写男人的低沉绵长,还兼职双簧管,时不时用明丽婉约展示陕南女子的多姿风情。演出间休息,小号手、长号手对着手机“眉来眼去”,欣赏瑞典长号大师德伯格和小号大师哈登伯格演奏的《命运之力》,“图谋”有一天让国外铜管经典走上商洛舞台。乐团三个单簧管手,两人是90后。年轻使他们演奏出的音符,朝露似的鲜活。

收藏文章 编辑:崔 凡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