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经济观察

规模饲养取代散养 商洛养猪实现转型

规模饲养取代散养 商洛养猪实现转型

2013-03-26 08:56:51

来源:

  被评为“省级规模化标准养殖场”的柞水下梁新合村顺源万头生猪养殖公司。目前,该场年产值1100多万,利税120多万,并带动周围200农户走上养猪致富路。(朱恢军 摄)

  镇安松柏村马泽兵指着已变成柴场的废弃猪圈告诉记者,他们这代青年多出门打工,基本不养猪。

  镇安水源村生猪散养户贺立秀告诉记者,由于有十几年的养猪情节,自己每年还养几头猪。

  商洛日报讯 (彭红霞 马泽平)十几年前,生猪养殖曾是商洛农民家庭的支柱副业,一家的全年食用油来源,一大家人的伙食改善,家庭一年的日用零花钱大都来源于养猪。那时,商洛是全省有名的生猪输出地,鼎盛时期年出栏生猪超过150万头。近几年,全市农村生猪散养户急剧下降,过去家家户户养两三头的情形不复存在了,甚至出现村村无猪的现象,取而代之的养猪大户逐渐增多,养殖规模不断扩大。据市畜牧局统计,商洛2012年出栏生猪超过230多万,规模养殖接近70%,生猪饲养规模100头以上的养殖户1400多户,500头以上的养殖大户200多户,万头饲养大户达10个。散养户的逐渐淡出,并没有带来我市猪肉价格的大型波动,反而让生猪规模养殖成为发展趋势。伴随着国家对农村产业化发展的推动,生猪规模化发展取代散养户或许会给我市其他农村产业经济快速发展带来启示。

  散养生猪效益低

  “养猪不赚钱,年青人看不中小钱,都出去打工,只有我们这些老年人没办法,养几头猪能吃碎玉米、各种粮食下脚料。”贺立秀介绍,她养猪已经四十多年了,十几年前村里200多户家家养猪,现在剩下不到一半的养猪散户,村里四十岁以下的中年人都不会选择养猪的。

  贺立秀是镇安县回龙镇水源村三组村民,四十年前就开始了养猪生涯,至今从未间断过。十几年前,贺立秀养猪收成还不错,每年出栏两三头生猪,扣除成本外,还能赚个五六百块钱,过年自己还能杀头大肥猪,一年的食用油也都解决了。

  然而,2007年出现了猪瘟之后,贺立秀一家再也没有杀过过年猪了。“我最担心的,是每年夏季到来,因为天气热,是猪瘟的高发期。”2007年,贺立秀猪圈里的两头快200斤的猪开始不吃不喝,这可把贺立秀急坏了,给圈舍消毒、给猪打针,想尽了办法,这些猪依然病怏怏的。更让她惊慌的是周围不断传出生猪发瘟死去的消息。没过多长时间,贺立秀的那头大肥猪因感染疫情也死了。掩埋病猪的时候,贺立秀很伤心,“这些都是起早摸黑的汗水钱啊”。由于她提前把较小的一头猪放在另一猪圈单养,每天消毒、冲洗猪圈,才躲过一劫。贺立秀也曾想不喂猪,但像她年龄大的又不能出门打工,再一个农村采收的一些粮食下脚料,剩饭剩菜没法处理。于是,她就常选择在秋后买猪仔,喂到天气稍热就将生猪卖掉。

  和贺立秀同村的习良文就是许多没有喂猪的一员。他介绍,自己分家出来20年了,只养过两三年猪,由于经常出门打工,家里妻子一边务农,一边要照顾孩子上学,没时间喂猪。“以前,我们父母兄弟几人在一起,剩菜剩饭和头头脚脚的粮食较多,就都喂猪了。家里随时都有闲人打猪草,不愁把猪喂不肥。”他说,现在不一样了一般一家只有三四个人,粮食下脚料少了,也没人打猪草了,再加上主要劳力都要出门打工,自然喂猪的就少了。

  调查发现,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农村劳动力每年都在向城镇大量转移,特别是农村青壮年劳动力,平时在农村很难见到。老弱病残及儿童成了农村中的“留守族”,这些“留守族”缺乏劳动力从事养猪生产,这也是生猪散养户消失的一个重要因素。

  生猪散养户缩减

  在柞水杏坪镇马房湾村村民邹定鸿的记忆中,二十年前,山区农村家家门前屋后到处是火地,地边是村民留种的枝繁叶茂的枸树,这和家家养猪有关。烧后的火地里玉米和枸树都长得很旺盛,村民上坡给玉米锄草就带着竹篮,回家时就稍带刷一竹篮枸叶回家喂猪。那时农村喂猪除了玉米外,就是红苕藤、麦麸、枸叶和一些青草了。十几年前,农民对枸树也情有独钟,在他们看来,那是农村家家都喂猪的最佳猪草。“那时每家少则一两头,多则五六头,猪草不好打,许多农村打猪草的孩子实在打不到猪草后,就会趁黑到几里外陌生人家地里偷着采摘枸叶。枸树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是越砍越发,枸叶一年三季都能生长,采摘一次没过几天就又长出来。猪吃不完的枸叶还可以笼成糠留作生猪的过冬食物。自从国家实行退耕还林政策之后,基本就没人再烧火地种玉米了,养猪的少了,农村田地坎边已经很少再见到枸树了。“那时农村劳力一般不出门挣钱,都是烧荒垦荒,种些包谷,才开垦的荒坡枸树长得旺盛,就留在地里,大人们上坡干活回家随时刷些枸叶喂猪。”邹定鸿村民说,“自从国家退耕还林政策下来后,村里就再也没有人垦荒了,坡地也不种了,地少粮少,过去家家养猪的情况就这样消失了。”

  “我已经十年没养猪了,你看我的猪圈都成了柴场了。”才从陕北打工回来过年的镇安县柴坪镇松柏村马先明告诉记者,自从最近几年和妻子大部分时间都出外打工,他家三口退耕后地很少,一年把庄稼种下去后,让亲戚捎带管理,自己回来收割就完事了,养猪的事这一扔就再也不想重拾旧业了。

  生猪养殖成本加大

  在农村,不少散养户们选择放弃生猪养殖更重要的原因是养殖成本加大,而猪肉的市场价格忽高忽低。在柞水县石瓮镇四新村生猪散养户刘翠文的心里,养猪和种庄稼一样,有“看天吃饭”的感觉。猪肉价格高,就能多卖点钱。然而,刘翠文却常常看走眼。他清楚记得,2008年猪价高的时候,他的猪舍里没有可出栏的生猪了,而当2009年他养的五头生猪育肥后,正要出栏想卖个好价钱时,猪价又一落千丈,连成本都赚不回来。

  对于生猪散养户来说,压力接踵而来的养猪所需的玉米饲料价格、人力成本、物力成本也在不断上升。据有关统计数据显示,我市从2008年至今,玉米价格总体呈逐年上扬态势,从最低1.60元/公斤上升至最高2.30元/公斤,期间市场生猪饲料也都上涨了20%左右。此外,劳动力、水电、折旧等费用也呈上升趋势。贺立秀算了一笔账,去年,她养了三头猪,共卖了3800元钱,买三头猪仔就花了600多元,三头猪吃掉了1500斤玉米约1650元,共买猪饲料花了300元,自己用了自产的200多斤黄豆配制猪饲料花了500多元,还不算人工费和栽种红薯喂猪的费用。“最近上十年养猪,基本可以算作亏损。”贺立秀说,“真不如年青人出去打工,人家出门挣得好的,一个月就要赚几千元。”和她一样想法的,还有散布在我市各地的养猪散户。

  农村生活条件改善

  十几年前,中国农村家家养猪。可以说,在那时的物质生活水平限制下,养猪是农村一项重要的收入来源,也是群众改善生活的最重要的途径。一般生猪散养户除了卖一两头猪外,每年杀一两头年猪,烘制成的腊肉一直要供应一家人一年的肉食需求。在改革开放的引领下,农村经济的快速提升和新农村建设的提速,人民的生活水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加剧了生猪散养户的锐减。

  镇安县柴坪镇松柏村村主任李生盛,一家三口,十几年前他们是7口之家的一个大家庭,那时每年要喂四五头猪,每年的食用油全部来源于自己家里炼制的猪油。“那个年代不喂猪,日子就过不下去。农村家里要过红白喜事,杀上一两头肥猪就可以解决大问题。”李生盛继续介绍,松柏村共200多户,以前基本家家都养猪,但近几年养猪户锐减到80多户。他认为,现在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农民的生活越来越好,传统食用猪油的习惯正在减少,像猪肉、牛肉、羊肉、鱼肉等新鲜肉类食物已经进入了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了。“现在农村集镇随便就可以买到五花八门的新鲜肉类食品,腊肉就不再吃香了。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健康饮食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腊肉正逐渐淡出农村群众的生活。”

  在商南赵川镇东岳坡村村支书王海青看来,移民搬迁工程加快了新农村建设步伐,提升了村民的生活水平,也改变了很多村民的生活观念,这加快了生猪散养户的减少。东岳坡村以前是商南有名的贫困村,村民基本都是独家独户地居住在荒郊野岭,夏天猪圈苍蝇满天,臭味难闻,但人烟稀少,自然污染不大。现在大部分村民都搬迁到移民新村,周围地少了,再养猪的话,猪粪都没法处理,把环境弄差了,周围村民意见都很大。于是,村里四五家看中时机,在远离移民新村的地方搞起了规模化生猪养殖。

  在采访期间,很多返乡过年的年青人告诉记者,目前一部分农民都成了城镇居民,他们中大部分都是生活在城里的产业工人,他们也逐渐淡出了农村的生活,根本没有养猪的概念了。

  规模养殖 取代散养

  镇安县北城社区居民历来有养猪的传统,他们离县城近,靠打豆腐谋生,豆渣就是最好的喂猪饲料,以前每户出栏生猪都在10头左右。但居民养猪没有规模,光赔钱,大多数人就放弃了。生猪散养户吴新志眼看着自己喂猪赔钱,而附近一家大型标准化养猪场却在赚钱,才和老伴商量改建了这个小型养猪场年出栏生猪50多头左右。“像我这样的小型养殖场村里也只有两三家,还是在人家大型养猪场的带动下,依靠合作社模式建成的,所以不怕猪肉掉价。”老吴介绍,他一年还能赚到五六万,没有以前养几头猪那样亏本了。

  而在距吴志新家不远处的栗园村修建的创盛无公害万头生猪养殖场里,大型沼气池高高竖立,一排排蓝顶白墙的圈舍整齐排列,圈舍之间绿色植物生机盎然,老远听到场里生猪嗷嗷直叫。该场管理人员介绍说,创盛肉食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生猪定点屠宰、肉品分割、父母代种猪繁育、畜产品经营为一体的畜牧龙头企业。为扩大养殖规模,提高产品质量,推进生猪产业化进程,公司按照公司+基地+农户的产业发展思路,投资1700万元,在结子乡栗园村租用土地50多亩,建设万头无公害生猪养殖场。创盛肉食品公司万头生猪养殖场目前年出栏生猪1万头,实现销售收入1245万元,创利税318万元,还可带动当地数百户群众增收致富。

  “养猪—猪粪—沼气—发电—有机肥—绿色食品—养猪,这是规模化生猪养殖生态农业循环经济发展的一个典范。”管理人员指着远处的沼气能处理厂说。他介绍,规模化养殖走环保之路不仅能得到政府的扶持,养殖成本明显低于散养户。

  在调研中得知,规模养猪户在建设标准化养殖场,引进良种猪、饲养能繁母猪等方面都得到国家的大力扶持,自繁自养生产模式比散养户具有规避市场风险的优势。规模化养殖户都是大批量采购饲料原料,能取得比市场价格低的价格,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饲养成本;而散养户饲养生猪,大多都是自家粮食就地转化,粮食价格却稳步上涨,部分散养户更愿意直接出售粮食,而不愿意投入劳动力养猪。

  调查后,我们发现普通散养户在猪种选取、饲养条件、饲料配比等方面主要依靠以往的经验和习惯,疫病防控、科学饲养等方面仍不到位,一旦遇到疫情爆发,难免束手无策;而规模养殖户技术要求高,从建立饲养场开始,就采取了修建消毒池、紫外线杀菌室等一系列的措施严格防止疫病输入,干净整洁的饲养环境也大大降低了疫病爆发的可能性。科学的饲料配比、按时按量注射疫苗又增强了生猪的抵抗力。市农业局畜牧科相关人员介绍,规模养殖户效益比散养户更有保障,所以很多散养户选择放弃,个别转型扩大养殖户规模,目前我市生猪70%都来自于规模化养殖企业。据悉,目前中国生猪规模化养殖与世界发达国家相比还差得很远,随着国家对农村产业化发展的大力推广,规模化养殖必将取代农村散养户,生猪养殖走产业化发展已是必然选择。

  散养猪进入高端市场

  散养户的存在是建立在一定的经济与技术基础之上的。近年来,随着土地流转限制不断放松,农村种植业的规模化生产比重不断上升,农村中小块土地的经营方式被逐渐打破,生猪散养的基础也就逐渐消失。但是由于农村散养户猪肉大都是用粮食和青草喂养,生猪生长周期常,猪肉口感好、品质高也受到不少消费者喜爱,他们甚至掏高价钱来购买,这也让少量的散养户看到了养猪致富的希望。

  调查中,一些在城里上班的人们表示,他们比较喜欢吃猪肉,每年都和偏远农村的生猪散养户签订协议,让农户用粮食和青草喂养,年底了便从农户那里买来整头生猪,与亲朋好友共同分享。虽然要价钱高出市场很多,但他们觉得农村散养的生猪吃不但无公害让人放心,而且吃起来口感好营养价值高,贵点没啥。

  调查人员从网上也发现,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不少地方出现了天价猪肉,而且销售很好的情况。这些天价猪肉很多都是来自于生猪品种优良、出栏时间长,喂养量少质高,绝大多数要靠农村这种无污染散养的方式来完成。对此,我市长期关注生猪养殖的相关部门人员说,以后四五十元的高档猪肉很可能让农村散养户转型为高档猪肉生产者,这让一些散养户继续保留,并致富的也有可能。


 

 

  • 相关阅读
  • 南宁一养猪场粪水污染溪流 致百亩良田绝收

      南宁市经开区那洪街道办罗村,有一条被村民称为“到湾”(音)的溪流,长约两公里,是该村祖祖辈辈赖以灌溉田地的“生命水”。如今因周边30余个养殖场把粪便直接排入溪内,昔日的清清溪流只...

    时间:03-25
  • 罗志祥顶楼养猪遭邻居投诉 承诺年底前运走

      罗志祥(小猪)在台湾基隆住所的顶楼养了一只重二百公斤(约440磅)的大猪公,日前有邻居投诉猪公长时间踩踏地板导致漏水兼猪粪四散,更质疑为何罗志祥有特权霸占顶楼空间,罗志祥承诺会于年底前将猪公迁往流浪动...

    时间:02-27
  • 商南:林下生态养猪 绿色环保价值高

      本网讯 (记者 汪瑛 通讯员 周银祥)饿了,就啃食树下的天然“美味佳肴”;困了,就林下打个盹或美美地睡上一觉……这是商南县十里坪镇宽坪村李瑞峰散养的土猪在原生态生活中的真实写照。...

    时间:02-27
  • 台农民听说丹麦养猪能发电 请专家传授经验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台湾云林县府近日邀请丹麦专家来台传授科技养猪法,希望能让污染产业晋升为绿能产业。  丹麦是国际养猪大国,相对台湾养猪产业严重污染环境,丹麦却利用养猪业获取发电、有机肥等附加...

    时间:02-26
  • 副市长称深圳已不适合养猪 要求养猪户搬离(图)

      昨天,我市违法养殖整治工作现场会在光明新区举行,拟在全市范围内推广光明新区的相关做法和经验。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吕锐锋表示,今天的深圳不适合养猪,合法的养猪户也要通过产业转移搬离深圳。  为什么今...

    时间:12-21
  • 大学生成立公司养猪 首批30头被一抢而空

    杨林在给小香猪播放音乐  临近年底,不少应届大学毕业生仍在为获得一份好工作而奔波。而中国农业大学大四学生杨林正穿着工作服、套上脚套,在自己的养猪场为即将出栏的小香猪而忙碌。从上大学起,他三次养猪,不...

    时间:11-30
  • 镇安:省“劳模”的养猪情

    镇安县铁厂镇新声村农民徐祥红从一个没有一技之长的打工仔,变成了远近闻名的“养猪状元”,并带领大家走上了集约养殖的致富之路。...

    时间:08-22
  • 俄亿万富豪在西伯利亚养猪 计划向中国出口

      布隆博格报道说,俄罗斯亿万富豪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旗下专门从事农产品出口加工的公司Basic Element计划在西伯利亚建一个大型养殖和肉类加工场,希望每年能向中国出口10000-15000吨猪肉。  奥列...

    时间:06-27
  • 丁磊养猪场年底要竣工 网易称“不会亏钱”

      自2009年,网易CEO丁磊出人意料地宣布养猪至今,许多人都知道了“丁氏猪肉”,但却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猪。昨日,北京晨报记者从网易农业事业部了解到,今年11月左右猪场将竣工,之后将分批圈养小猪。 ...

    时间:06-15
  • 猪肉价连连跌 养殖户抱怨今年养猪有点亏本

    猪周期是一种经济现象,指“价高伤民,价贱伤农”的周期性猪肉价格变化怪圈。...

    时间:05-31
免责声明:本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本网站转载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