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社会 民生

二孩时代消费市场新变化

2018-06-26 09:11:15
来源:商洛日报 - 商洛之窗 

  文/图 本报记者 谢非 王倩

  2016年1月1日,我国开始实施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如今已过去了两年多的时间,许多家庭都增添了新成员。据市卫计部门统计数据:2016年到2017年底,我市新生儿出生人数超过5万,其中2016年新生儿出生人数为26621人,二孩12777人,2017年新生儿出生人数为27483人,其中二孩为15647人,占2017年新生儿人数的55%以上,“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刺激效应逐渐显现。

  近两年,随着二孩的增多,市场需求进一步加大,市区的婴幼儿用品店、保姆、月嫂市场以及儿童乐园等呈现出一片繁荣的景象,服务行业业务进一步扩展,在儿童消费市场一片火热的现状下,二孩经济成为拉动市场消费的一大重要因素。

  保姆月嫂市场火爆

  6月21日,在城区的一家政服务中心,记者遇到前来预约保姆的徐女士。徐女士的预产期在7月,她在之前就开始在家政公司找保姆了。

  徐女士一家三口原本在西安生活,为了生二孩,她回到商洛,上初中的儿子被送到寄宿学校,眼看着二孩要出生,家里无人照顾,于是找保姆就成了当务之急。“我老公的工作在外地,一个月20多天都在出差,家里老人年纪大了,必须找个保姆。”徐女士讲明自己的要求,“要能一直帮我把娃管到一岁多,那样的保姆最好。”在她看来,保姆实在太紧俏了,她跑了三家家政公司,在朋友圈发了无数次广告,却没能找到。

  家政公司的接待员王女士表示,现在每天都有来家政公司找保姆的顾客。近几年来,保姆业务占到公司业务总量的60%,仅去年一年,他们公司接到500多个找保姆的订单。随着众多二孩的出生,保姆、月嫂的需求量增加,其工资也是水涨船高,金牌月嫂的工资每月8000—9000元,一般的保姆也在2000元以上,但是还是“一人难求”。

  同时,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落实,月子中心在市区悄然兴起。在市区胜蓝月子中心,负责人王阿丽介绍,月子中心2016年底开业以来,生意一年比一年好些,“刚开业那年,大家对月子会所了解不多,认可度也没有现在高,经过一年多发展,来月子中心坐月子的人逐渐多了。”据她统计,开业这18个月来,入住产妇约有一百人,其中二胎产妇占到30%。

  二孩拉动市场消费刚刚过去的端午节,北新街西段的一婴幼儿用品店销量比平时增加了近两成。在此工作了五年多的店员小张介绍,端午节她们店里搞了一次促销活动,其中奶粉、纸尿裤价格特别低,吸引来不少顾客,也带动了店里服装、辅食等其他消费,短短的三天假期,销量非常可观。在她看来,店里生意火爆的背后,二孩消费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她明显地感觉到,2016年以来,来店里购物的顾客中二孩父母的比例增多,从目前情况看,占到顾客总量的百分之二三十没问题。

  工农路一家婴幼儿专卖店店员小董也有着同样的感受。她向记者介绍,随着二孩的出生,儿童消费品市场这块蛋糕变大了,但婴幼儿用品店也增加了不少。拿她的话来说,现在市区街道上几乎百米就能看到一个婴幼儿用品店。店面增多了,店里的销售额仍稳中有升,说明市场消费总量增加不少。

  与之同步发生变化的还有家居市场。在市区家居市场一儿童家具店内,姓付的老板正喜滋滋地做完一笔生意,送走顾客之后,他笑着道,儿童家具市场生意现在好做多了,前来选双层床的顾客比较多,以他的经验,这些顾客都是二孩家庭或是为将来的二孩做准备。

  近几年来,细心的市民发现,儿童乐园、游乐场以及各种益智类的儿童手工制作坊如雨后春笋般的冒了出来,而这些服务类场所往往成了周末、假期人气最旺的地方。据西街大都会游乐场一工作人员介绍,他们自从开业以来,生意一直都很好,尤其是周末,一些儿童游乐项目还要排队。现在一方面人们物质条件好了,愿意为孩子在玩的方面多投入了;另一方面二孩政策放开以后孩子增多了,生意自然就好。

  二孩带来消费升级

  今年6月,市民叶女士搬进莲湖公园附近的新居,140多平方米的三居室,两个女儿的房间专门买了双层床。叶女士今年36岁,大女儿8岁,小女儿刚半岁。去年小女儿还未出生,叶女士就发现家里100平方米的房子不够住了,父母为了照顾怀孕的她,从乡下住到她家,大女儿只能和爸爸妈妈挤一张床,叶女士就和丈夫商量着买了个三居室,现在大女儿又有了自己的独立空间。

  在二孩出生之前,家住市区的杨晨没想过换房子。随着老二慢慢长大,一家6口人围着桌子吃饭的时候,看着小小的饭桌被围的严严实实的那一刻,杨晨意识到应该换个大房子了。现在家中老二已满屋子跑,公婆帮忙照料,110平方米的三居室显得有些拥挤。杨晨在小学教书,丈夫在市区事业单位工作,大女儿今年4岁,去年3月儿子出生,儿女双全的幸福感没持续多久,杨晨就被房子问题困扰住了。今年年初,杨晨和丈夫开始到处打听合适的房子,半年过去了,她依旧没有找到。除了房子之外,出行的车子也成了问题。原本家里五人座的小轿车随着孩子长大有些拥挤,一家人自驾游时空间不够用了,还得考虑换个大一点的车。“现在一家6口出行,孩子略大些5座的车就坐不下了,6座、7座的MPV现在被许多家庭纳入考虑对象。”杨晨憧憬着未来。

  二孩政策放开后,“三口之家”的结构被打破,大房子、五座以上的车辆成了很多家庭刚性需求,迫使市民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在杨峪河镇汽车销售点上,工作人员谈到,去年以来,不乏一些购车者前来咨询5座以上车的情况。

  二孩家庭精打细算过日子

  今年端午节和电商年中大促销相遇,实体店和网店到处都是打折、满减等促销信息。家住和平社区的李女士一下子在网上买了好多日常用品,除此之外,她还在一家孕婴店预定两箱奶粉。

  李女士是职业家庭主妇,家中有个6岁的儿子,今年年初又生了个女儿,家里日常开销靠开货车的丈夫。小女儿出生后,原计划母乳的她由于身体原因不得不用奶粉喂养,每个月额外的奶粉钱让李女士有些吃不消,趁着促销多囤点货,好为家里节省一点开支。

  采访中,众多的二孩父母表示,增加一个孩子每年至少要增加近两万元的开支,所以捂紧钱袋子、精打细算过日子是他们应对策略之一。面对养育两个孩子的经济压力,许多号称“剁手党”的宝妈们在买母婴用品时,想尽各种办法节省。

  家住惠民小区的周颖是一个两岁孩子的妈妈,还有一个月二孩就要出生了。为了在两个孩子的纸尿裤上省些钱,周颖以代理价从一家纸尿裤大代理商处采买,成了此纸尿裤代理商。周颖坦言,做这个代理就是为了自家孩子用纸尿裤便宜些。“单片纸尿裤的价格从2.3元降到1.8元,两个孩子每天要用十多片,能省下五六块钱。”

  二孩消费不仅仅一罐奶粉,一片纸尿布的消费,他的消费将涉及服装、家具、生活消费品、教育、卫生、旅游、房地产、汽车等各个领域,随着第一批二孩进入幼教机构,二孩对经济的带动作用将在社会各个领域逐步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