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教师·家长·社会
难忘第一个教师节
http://www.slrbs.com  2016-09-12 11:01:26  商洛日报 - 商洛之窗

  (张富群) 1985年第一个教师节,我是在位于蟒岭深山的丹凤县庾家河中学度过的。

  第一个教师节时,我已经在三尺讲台上站了5个年头。那时,庾家河中学属贫困山区,交通不便,气温高寒,不通电。晚上学生在煤油灯下上自习,教师在煤油灯下备课、辅导、批阅作业。

  我从小就喜欢阅读。那时每月工资只有40多元,扣除伙食费后仅有十几元,买书来读是一种奢侈的想法,我时常为没有书籍阅读而深感痛苦,渴望学校建立图书室的愿望从进入学校的第一天起就产生了。

  当时,庾家河中学没有水井,师生长期以来饮用河水。1985年春天,气候干旱,河水干涸,师生饮水出现困难,只得在河道里挖坑饮食死水,我和10多位教师患上了胃病,肚子胀痛,不思饮食,在艰难中捱过了那段的日子。心中十分渴望学校能打一眼水井,结束吃河水的历史。

  从报纸上得知我国设立教师节的消息以后,我的心情异常激动,盼望有机会把自己多年来隐藏在心中的愿望表达出来。第一个教师节在充满着巨大希望的等待中终于到来了。那天吃过午饭后5点钟,区委、区公所联合召开教师节教师座谈会。杨校长带领领导班子成员和几位教师代表参加座谈会,我是教师代表之一。就在会议即将结束的最后几分钟,区委书记问:“老师们有什么要求没有?”积压在我心中多年来的渴望促使我鼓足了勇气站起来发言,提出了关于为中学建设图书室和打水井的两点建议。

  出乎预料的是,区委书记当即就表态解决我提出的这两个问题。座谈会一结束,杨校长和黄会计两人从区财政所领回了2000块钱。1000块钱用于购买图书,设立图书室,1000块钱用于打井。

  我激动地把这两个好消息写成通讯稿向县广播站做了报道。杨校长也十分高兴,第二天就张罗为学校打井的事,并指派专人同我一起到县城新华书店挑选购买图书,看着自己梦寐以求的文学名著就在眼前,我心潮澎湃。

  在那之后的多年,我之所以能长期扎根在庾家河中学教书,一是感动于第一个教师节座谈会上区上领导非常及时的采纳我的建议,看得起我这个普通的山区教师;二是文学名著阅读丰富了我的闲暇生活。一晃30多年过去了,流水的岁月使我忘却了许多记忆,但第一个教师节那次座谈会的情景却历历在目,使我终生难忘。

 

收藏文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