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坛画苑 > 书画资讯
葛浩文英译《废都》 澄清未修改莫言小说结局
http://www.slrbs.com  2013-10-18 09:52:08  

  10月14日,被夏志清称作“中国现当代文学首席翻译家”的葛浩文现身北京。作为莫言小说的英文译者,这是2012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葛浩文首次造访中国。在当天的媒体见面会上,葛浩文透露,此行既是应清华大学邀请参加会议,也是为他下一步翻译刘震云、贾平凹小说的而来。

  “我第一个反应是他(顾彬)在胡扯……我们当翻译的人有我们的贡献,毫无疑问,可是(成就)还要归到作者本人。”

  回应顾彬:翻译有贡献但成就属于作家

  作为莫言《红高粱》、《天堂蒜薹之歌》、《酒国》、《丰乳肥臀》、《檀香刑》等十部作品的英文译者,葛浩文使得莫言的小说进入英文世界,因此也被认为是莫言得诺奖的重要“推手”。今年初,在香港岭南大学召开的一次学术研讨会上,德国汉学家顾彬认为如果没有葛浩文的翻译,莫言不可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针对这一观点,葛浩文前日首次做出回应,“我第一个反应是他(顾彬)在胡扯。”葛浩文解释,诺奖评委中只有马悦然能阅读中文,评委的首选文本是瑞典语,也看法语、德语等的译本。他说,2002年凯尔泰斯·伊姆雷得奖,没有评委懂匈牙利语;而俄国诗人布罗茨基得奖,评委中也没有人懂俄文,全部都要靠译本。“我们当翻译的人有我们的贡献,毫无疑问,可是(成就)还要归到作者本人。”

  至于什么样的作家才能获诺奖,葛浩文忆及去年参加诺奖颁奖典礼时与评委会委员交谈,他曾问起这一标准,“他们说这个不能说,”葛浩文摇头,“他们自己不说出来我也猜不出他们内心的看法。”

  诺奖效应:莫言得奖火热了三个月

  莫言的得奖,是否意味着中国文学在全世界范围内会打开不一样的局面?葛浩文坦言,莫言得奖后对整个中国小说界在欧美读者中的开拓是必然的,但“一年后再说莫言,可能大家就会问谁是莫言?”葛浩文说,“莫言得诺奖的前三个月,小说销得真棒。他的代理人高兴得不得了,到了第四个月就……”

  葛浩文还提到一个中国作家普遍存在的现实问题,“莫言不会英语,他无法去国外替自己宣传。”葛浩文说,莫言需要第三方(翻译),出版社不愿意花钱。“像爱丽丝·门罗就不会有这个问题。过去很多得奖的人都会外语,可以出国替自己的小说宣传。莫言本人也承认这个问题,但也不想花时间去学外语了。”

  莫言之后哪位中国作家最有可能获奖?当有人想请葛浩文为中国作家“号脉”时,葛浩文的太太、也是其翻译搭档林丽君表示,“这就像是我家有七个孩子,你问我爸妈七个孩子你最喜欢哪一个。”

  不过,谈及葛浩文目前喜欢的“孩子”—刘震云,葛浩文有话谈。他和太太最近译了刘震云的《我不是潘金莲》以及《我叫刘跃进》,已经有出版社提上日程,一本明年春夏出版,另一本后年出版。“刘震云能写故事,我还认识一个作家,台湾的黄春明的故事写得也好。”葛浩文说他给美国的代理人寄了刘震云的《我不是潘金莲》,不到两个礼拜,代理人就给他打电话说“好小说!两本都要了!”在葛浩文看来,美国“评论家喜欢看比较悲苦的,但读者一般爱看幽默的轻松的。我认为美国评论家比较喜欢阎连科,因为他还是比较‘反面’的,而刘震云是正面的,一般美国读者会喜欢这个。”

  作品选择:出版商主导

  从事了三十多年中文翻译的葛浩文目前已经翻译了五六十本小说,涵盖莫言、苏童、李锐、白先勇、杨绛、冯骥才、王朔等二十多位中国作家的作品。葛浩文说自己一辈子就是爱看小说,且种类广泛。

收藏文章 编辑:苏春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