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山收藏 > 四海宾朋
马克·莱纳:考古学是寻找真相的手段
http://www.slrbs.com  2013-09-18 15:01:52  

  记者:对你个人来说,考古学意味着什么?

  马克·莱纳:我觉得考古学就是一种“寻找”,寻找究竟什么是真实的,这点对我很重要。

  我出生于美国中部的北达科他州,那里只有农场,而没有什么考古遗址,当然也根本没有埃及学可言。然而,我从小就对古埃及非常感兴趣,当我23岁时,因为课程交流的关系第一次到了埃及。在埃及逗留期间,觉得这个国家很神秘,于是我留下来,在埃及上完本科并取得学士学位。之后,居然在埃及就工作了13年,除了参与美国在埃及的考古项目,先后也参与了德国、法国和埃及等国在埃及的各种不同的考古项目。

  记者:普通人都觉得考古是一项很神秘的工作,当你成为了一位专业人士,你觉得公众与专家之间的趣味有什么不一样了吗?

  马克·莱纳:对,正是那样子。事实上,当我到埃及的时候,我所看到的情景与我此前观念中的完全没法印证,所以我开始怀疑那些充满神秘感的念头,并且想要知道到底真正的故事是什么,比如,金字塔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参加的考古工作越多,我之前的那些成见和观念就消失得越远,于是我逐渐成为了一个考古学家了。

  对于我来说,考古是一种检验信仰的手段,无论对于政治信仰、宗教信仰或其他信仰。我以考古为手段来检验自己的观念,通过挖掘去检验某种成见是真实的还是虚假的,用实实在在的证据来讲述故事、寻找过去、追寻真相。借由考古学的研究,可以探索当时的人们的生活状况,这也是我最感兴趣的话题。考古学告诉我们的是社会状况和人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处境,而绝非仅仅如金字塔似的庞然大物般的“纪念碑”。

  记者:你觉得考古的成果应当如何与公众分享?

  马克·莱纳:我认为向公众解释明白自己所正在从事的工作是十分重要的。假使公众不理解你的工作,那又如何能指望他们来一起参与保护遗迹与遗物?

  另外,如果我们无法将研究成果向公众解释清楚的话,或许那是因为我们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没法把道理简洁地说明白的人,才会用一堆学术术语来表达。

  记者:你对古董收藏者持何看法?

  马克·莱纳:我觉得考古学家遇到古董商就好像遇上了吸血鬼。我不喜欢收藏,像我这样的考古学家会把那些热衷于收藏的人称为“脏考古学家”。因为,将文物置于其环境中,我们才能了解更充分的关于它的信息,对它的了解才会更多,才不至于见物只有物。我觉得即使文物最后辗转入藏博物馆,它仍然也已经无法挽回地丢失了大量信息。就像在凶案犯罪现场,我们能看到被砸破的窗户,于是我们拍照、取证、做笔记,通过这种种线索了解曾经发生过的罪案,田野考古也恰似这种对于犯罪现场的调查,我们需要每样东西都在它原来的位置,帮助我们了解历史。收藏家则仅仅为精美的古董发出惊叹,并关心其价格,他们当然也能从这单件物品中了解不少事情,但是那种信息量是远逊于对遗址进行科学发掘所能获得的。

  对这个话题,我也有一些在学校或博物馆工作的朋友与我的观点不同,但我仍然坚持对收藏行为的厌恶。

  在考古发掘中,物必须依赖其背景来述说故事。因此,我们才必须给每一件出土物标记位置并制图,如果有人偷偷把东西的位置变动了,那就几乎是在捏造新的故事。

  当然,收藏行为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就像人们喜欢明代的瓷器或者汉代的玉器。但是假设有人发现了十分精美的文物,他不告诉任何人,仅仅把它占为己有,那么他就失去了研究这件东西是如何创造的机会了。图坦卡蒙的金面具十分精美,如果你把它占为己有那么也仅仅能对物做直接研究而已,但是卡特发掘图坦卡蒙墓之后,把发掘资料公之于众,让公众都能了解它,使得更多人能通过这批材料参与到了对那个时代的研究中。可见考古学研究其实是在做一种间接的研究,是通过物来研究其背后的故事,有时候蛛丝马迹很难各自解释清楚,如果努力把线索集中,方才可以得到确凿可信的结论。遗憾的是,或许大部分人还是更喜欢简单地欣赏一件物品。(东方早报)

收藏文章 编辑:苏春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