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坛画苑 > 书画人
农民画家的牛劲
http://www.slrbs.com  2014-10-11 08:28:35  

  商洛日报 - 商洛之窗讯 (文/图 记者 张 萍)罗全锁,一个地道的农民,当过木匠,做着兽医,同时还是一位执着的画家,靠着“牛”劲学画、作画,几十年如一日地伏身于画案上,从画山水到四季牛图,一幅幅栩栩如生,活龙活现。如今,他是洛南仓颉书画院、陕西书画院院士,被誉为“洛南工笔画牛第一人”。

  嫁妆活中结画缘
  今年52岁的罗全锁,是洛南县寺坡镇寺坡街村人,初中毕业后为了能养家糊口,学会了木匠手艺。上世纪70、80年代的商洛农村,木匠正是吃香的时候,罗全锁渐渐成了镇上有名的木匠,常年赶着场子去给人做家具。
  洛南是有名的书画之乡,出过不少书画名家,罗全锁从小就听说过这些画家的名字,尤其是三要永坪的画家杨林兴。听说杨先生以山水、兰、竹见长,但罗全锁从未见过他的作品。1986年,罗全锁在杨先生的一位亲戚家给待出阁的女儿做嫁妆,看见墙上挂着一幅清逸秀丽的山水画,竟是杨先生真迹。“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那幅画,也顿时激起了我学画的热情。做家具的那段时间我一得空就去琢磨那幅画,回家后一狠心花了20多元钱购买了笔墨纸砚开始练习,那时工价一天才3元钱。”罗全锁兴致勃勃地说起当年学画的往事。
  那时农村的经济并不发达,农民的收入普遍都很低,媳妇看见罗全锁一天不好好干活,多半时候都在埋头画画,而且还花那么多钱买绘画用品,时不时嘟囔几句,罗全锁全然不在乎,“那个时候就跟着了魔一样,白天临摹,晚上做梦也都在画,废宣纸一箩筐一箩筐地送厨房引火,媳妇气的说我再浪费钱就不给我吃饭,可我哪顾得上这些,一心只想怎么能临摹得像。”
  自打那次嫁妆活,罗全锁也结识了杨林兴,除了自己每天临摹,一有时间就去杨先生的家里看杨先生作画,“杨先生画画特别认真仔细,每次画画前光是研磨就要研3个小时,一次我想帮杨先生,杨先生笑着谢绝了,告诉我墨的好坏会影响画的品质,而研磨时手的轻重又会影响墨的质量,所以画画不仅要有耐心,也要细心。”罗全锁说,“虽然我不是杨先生的徒弟,但杨先生当时的一席话以及杨先生作画的态度让我受益终身。”
  每次看杨先生作完画,罗全锁回去都要琢磨好几天,一次,罗全锁将自己画好的一幅山水图拿去让杨先生指点,杨先生看后称赞他有画画的天赋,只要努力钻研,日后定有成就,并送给他一幅山水图和一根墨条,让他回去好好学画。“受了杨先生的鼓励,我画画的劲头更足了。”如今杨先生送的那幅画市场价已经上万元,很多爱画者都想买回去收藏,但罗全锁从未动过要卖掉的念头,而那根墨条,罗全锁也一直未舍得用。
  寻到坐标转画牛
  在山水画上,罗全锁钻研了十多年,光《芥子园画谱》就翻破了好几本。他不仅临摹,更有自己的审美追求和艺术语言,画山水构图饱满,气象宏达。然而,一个偶然的机会让罗全锁改变了绘画主攻的方向,找准了人生的真正坐标。
  2000年的一天,罗全锁在朋友家行人情时,获得了陈梦琪老先生的一幅“牧童骑水牛”,霎时间他萌生出一个念头:“我这些年一直干着兽医,对牛特别的熟悉,不正好可以以山水画做基础,进而画四季牛。”念头一起,紧接着就是付诸实施。
  在中国,牛是厚道、踏实的象征,是勇往直前、甘于吃苦的符号,罗全锁画牛,也处处透着一股“牛”劲。“要画好牛,不能只是简单地从临摹开始,而是要观察好动态的牛,牛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情,要把一个活的牛装进心里,画出来的牛才会更逼真。”罗全锁说。他画牛,先看牛走路,看牛每迈出一步时,四条腿是怎么换的,哪条腿在前,哪条腿在后,“如果画行走中的牛连每条腿怎么迈都搞错了,别说牛在健步地走,恐怕连站都站不稳了。”一次,他在一幅画上看到一头奔跑的牛竟然前左腿和后左腿同时朝前,心下就生了疑惑:“难道是我观察错了?”为了求证这个事实,他专门跑到一户养牛人家里,提出要给人家放半天牛。把牛赶出牛圈后,他就跟在牛的后边,目不转睛地盯着牛的每一步,最终坚定了自己的想法,那幅画的确是错了。

收藏文章 编辑:崔 凡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