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坛画苑 > 书画人
探秘原康生的书法世界
http://www.slrbs.com  2015-03-30 09:32:38  

  商洛日报 - 商洛之窗讯 (张宏运)原康生,笔名原野,1962年生于洛南县。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工诸体书法,尤擅隶书。作品曾30多次在全国性书法展览中入展、获奖。2014年获中国文联、中国书协主办的第五届书法“兰亭奖”。
  康生其名
  大约二十多年前吧,洛南县文化馆举办书画展览,有个作者忽然引起了我的注目,不是他的作品,而是他的名字:原康生。
  展览的开幕式一毕,他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不急猴猴地黏了名人照相,不满场子飞似地手之舞之,刻意地彰显自己的才情。再有什么书画展览,他的作品又现身了。渐渐,就有了优秀奖和各种等次奖,直至有一次我代表主办单位给他颁发一等奖,只见他像个大姑娘坐花轿似地涨红了脸,受宠若惊地双手接过证书和奖品,有点儿拘谨,还有点儿羞涩。之后,他仍一如既往,一俟展览的开幕式结束,便悄无声息,直到下次展览,方才能在观众堆里寻见他的身影。而那身影,和普通老百姓从无二致,既不蓄了遮掩耳轮的长发,也不穿异样的服装(土语叫做扎势,刻意儿把自己装扮得像个大艺术家),常年四季只是寻常短发,胡子刮得干干净净,一对端端正正的浓眉大眼,清澈、谦诚,远没有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傲然做派,走在街上,很难把他从人群中辨分出来。偶而听他在研讨会上发言,声短调低,句句都是大白话、俗人语,直奔主题,不拿些深奥的理论词语拐弯抹角地缠绕,炫耀卖弄。看他附在作品后面的简介,字字实在、清白,没什么“全球”啊“中华”啊“大词典”啊种种云山雾罩唬人懵人的头衔帽盔。其中还有个细节,使我怦然心动:标明了他系生他养他的洛南县某个民间书画社团的副职头领。浑不怕这蝇头小官,辱没了他日渐灿烂的书名。他的工作室休息间的墙上,高悬了块玻璃牌匾,镶嵌着他敬书的四个隶体大字“慎思笃行”,明显是他的座右铭,蕴涵着一种敬畏,划出了一条底线。因此,他对每个前来求字索字的,无论尊卑老幼,都相敬如宾,言不及利,客客气气地远送出门。
  后来和他熟知了,问起他的名字的由来,无非父母长辈期盼他能健健康康地生和长。这便是胎记了,朴实、纯真,不但身要健康,心也要健康。

  筝声作伴舞醉墨
  看康生写字,很有意思。
  倒不是说他故意地动员了所有的肢体语言和五官表情,手舞足蹈地表演给人看,而是说他虽然竭尽所能地控制着自己,内敛了气息,但仍自然而然地流泄出诸多细微得令人难以察觉的形神变化。
  他甫一抓起柔韧的毛笔,面对铺展开的宣纸,即刻便不是刚才生活里的那个谦谦君子了,瞪大的两眼,瞬间放射出利刃般的雪亮锋芒,像个肉搏战拼刺刀的勇士,下嘴唇紧紧地抿上去,抿上去,好像包藏了千钧霹雳,双肩微微地立耸,脚尖像蹬了弹簧,轻轻地掂起来,如出击前的雄狮。于是,脚后跟落地,万吨惊雷砸下去了,手中的那一簇毛毫,瞬时成了凿子和刻刀了,眼见着在顿、在挫、在剔、在刻——却忽地戛然而收,融化成绕指情,欲说还休,欲擒故纵,一腔炙热变作天凉好个秋,吴侬软语……一直洇透到纸的背面,凝结出一坨铁似的乌亮,触摸了,有凝胶的温润骨感。
  他再次抓起笔,重复着刚才的高举轻落……那起起落落的循环往复,活脱脱是个太极高手,演绎腾挪天地的功夫。但,又像是机械的单调动作。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康生便是干着这个活儿。当然也可以自慰,有墨香伴陪,有雅兴盎然,茫茫天宇中,隐隐有天籁之乐传来。

收藏文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