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坛画苑 > 书画资讯
书法市場存“雅賄”現象 刘志军收受多幅名人字画
http://www.slrbs.com  2013-10-14 15:46:39  

  為書法市場的健康持續發展,為書法事業的健康持續發展,從各級書協“領導班子”上要散發出清風正氣

  今年9月,在紐約亞洲藝術節“中國古代書畫精品”專場拍賣中,上海收藏家劉益謙經過激烈角逐,以822.9萬美元(約5037萬元)拍回蘇軾墨跡《功甫帖》。此前,2010年6月,北宋黃庭堅《砥柱銘》,以總成交價4.368億元創中國藝術品全球拍賣最高價﹔同年11月,王羲之《平安帖》古摹本拍出了3.08億元的天價。

  從經濟學角度看,書畫拍賣屬於二級市場。書畫藝術的二級市場是藝術市場的晴雨表、溫度計。近年來,二級市場中書法作品交易日漸紅火,不但古代名家書法作品在拍賣市場屢創新高,而且當代書法作品也是水漲船高。確如業內人士所言:中國經濟的發展和財富增加帶來的文化藝術市場的繁榮,讓人感到振奮。

  不差錢,也為撈錢創造了條件。書法界與書法市場出現的一些亂象怪狀,恐怕也與此多少有些相關。2013年1月,某省書法家協會換屆,選出了11名名譽主席、1名主席、16名常務副主席、18名副主席、10名副秘書長、6名顧問。一個群眾性的專業協會,46名“主席”,可乃曠古奇觀。

  應當說,當前的中國藝術品市場是很旺,但並沒有真正成熟,書法作品市場成熟度也不高,尤其是書法作品市場的背后,仿佛還多了一隻看不見的權力之手,其左右市場的力量還不小,表現在市場定價不全是由質量、品牌、供求、口碑決定,而有由書者“官階”的因素。這個“官階”常是書者所屬協會級別的高低(國家、省、市、縣)和在會中職務的高低(理事、秘書長、副主席、主席等)。

  書法界都知道,不管誰當了哪裡的書協主席、副主席,其書法價格就在哪裡上揚乃至破地域上漲,且是立竿見影。評論家在預測某位書協主席的作品價格變動走勢時,是否連任成了一個必須考慮的要素,連任了可能再漲,卸任了可能就是另一番情景。2013年某省書法家協會原主席卸任,其作品價格就跌了兩成。

  比照書協的等級、“官階”、任期長短以至是否“升官”來定身價,如果書協真的是按書者的書法造詣來排定“官階”尚可理解,而現實的書法家協會——一個行業協會是不是有些官僚化、權力化運作的特征呢?

  一種情形令人匪夷所思。一些官員被“拉”進書協高位“官階”之列,大批官員的涌入,使書協在各種文藝協會中鶴立雞群,飄出些許“官場”的味道,導致書協換屆比任何一家協會都難。試想一個省級書協,有幾個、十幾個省級、廳級干部,哪怕是退下的,要進入書協,讓誰做副主席?一人做了,其他的怎麼辦?“一碗水端平”吧,反正一個群眾性專業協會,領導職數又沒限制,“班子臃腫”就不難理解了。

  書法是書寫的法度,是書寫的藝術。會寫字的人比比皆是,但稱得上書法家的並不是太多。領導干部中不乏擁有較高書法藝術造詣者,有的堪稱大家,可他們是不是一定要在書協謀個“官階”呢?書協理應是促進書法藝術蓬勃發展的園地,不能成為仰仗“官階”論資排輩的場所。否則,它隻會混淆書法藝術的本來面目,影響人們對這種中華文化藝術的敬畏之心。從這個角度看和上面所舉的例子,都提出一個問題,書協領導層是不是該“消消腫”?

  書法市場的腐敗泡沫也需要擠壓。現在有一種“雅賄”現象。當代書法市場脫不了“禮品市場”的影子,書法交易就有一部分是“禮品經濟”。

  “禮品市場”的特點之一是高價交易,買者不用,用者不買,有賣無價,有價無市。一些書法作品是作為禮品在交易,甚至公開進入了一些政府單位對外的禮單,官員間、政商間也以此作禮,書法家也以此交接權貴托身富貴。一些官員腐敗亦與時俱進,原來赤裸裸的金錢與權力的交易,變為將金錢轉成器小價高的實物,以謀求職位的晉升或完成利益的交換。如已被羈押的原鐵道部部長劉志軍,其收受的賄賂中有價值1300多萬元的貴重物品200余件,包含一批現代名人字畫。在這個灰色地帶,還有一些企業家及社會人士用書法作品交易來洗錢,將自己違規違法所得在字畫交易中“文化化”、合法化。

收藏文章 编辑:苏春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