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坛画苑 > 书画资讯
早期油画完胜当代艺术 工薪族收藏或成新炒点
http://www.slrbs.com  2013-09-30 09:00:28  

  曾几何时,拍场上满眼所见皆是看不懂的当代艺术,看不懂还不能直说,怕人笑话没“文化”,恐慌与艺术、市场脱了节,跟不上潮流。双耳听到的皆是动辄千万元的大货,花百十万买当代艺术作品,都不好意思开口。

  不说有点名气的艺术家,就是美术院校的学生也市场机会多多的。只要入得名牌美术院校,跟了一个有点名气的老师,还没毕业或者刚要毕业、刚刚毕业,作品立马可以送到拍场待价而沽。如果又碰巧有人买,作品就有了价格有了行情。

  如此,学画者根本不需要先在艺术上、学术上取得什么成就,只要画出来的画卖相好有人要,就有市场。学画者是为艺术还是为钱,还真不易说清楚。

  市场供需关系是否就是如此简单?

  其实,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货品有人买就简单,无人要就复杂,今天有人买明天无人要就变得复杂,价格忽上忽上起伏不定就更复杂,遭遇炒家炒作更更复杂。受伤轻的画家可能是先有钱有名,而后无人问津。受伤重的画家可能不一定就能收获到名利,而且还断送了所谓的艺术生涯。无论哪一种,笔者还真见了不少。

  当下恰好就是市场复杂之时,想说简单可不容易。

  正因此,才最先从从业者内部爆出所谓市场调整了、下滑了,转眼却又有人说回暖了,有数据有案例有鼻子有眼。

  冷暖自知,旁观者实难体味。

  早期油画完胜当代艺术

  今春,油画拍卖的经典案例非吴作人《战地黄花香》莫属。

  1930年,22岁的吴作人求学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后入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美术学院白思天院长画室,白思天称其作品“既不是弗拉曼画派,又不是中国传统,用乃是充满个性的作者”。吴作人在欧求学五年后,回国任教于中央大学艺术系,先后到陕甘青、康藏高原等地区写生,1958年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1985年当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在60余年艺术生涯中深深扎根于中华优秀的文化传统的沃土中”,中国画、油画作品具有鲜明的民族性,是20世纪著名的艺术家。

  吴作人作品大部分捐给了国家,市场流通量有限,油画尤甚。历年成交的吴作人油画,除《战地黄花香》外,知名者还有2007年香港佳士得秋拍816.75万港币成交的1956年作《金色的海洋》,同年北京华辰秋拍1232万元成交的1949年作《解放南京号外》,2008年北京翰海秋拍470.4万元拍出的1934年作《女人体》等。

  《战地黄花香》是吴作人“油画民族化”的成熟之作,长175.5厘米,宽118厘米,尺幅巨大,创作于1977年9月毛泽东逝世周年之际,以“寄无限缅怀”,画作取毛泽东1929年10月《采桑子?重阳》词意,“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寥廓江天万里霜。”2003年中国嘉德春拍时,以352万元创吴作人油画拍卖价格纪录。十年后的今春,以8050万元创中国油画拍卖价格纪录。

  同时上拍了油画小稿,木板,40×52.8厘米,估50万至60万元,拍至218.5万元。两画对比,可以看出艺术家对此画创作的重视程度,原作画面局促,写生味十足,创作完成的成品则画面开阔,气势雄浑,论者评其“艺术家将中国画的笔墨韵味与油画的光色韵律和空间意识融为一体,营造出生动、丰富、逼真、‘天人合一’的诗情画意,极为准确的表现出了生机盎然,令人激荡胸怀的诗境”。

  此画的成交,将近几年20世纪中国早期油画的收藏与拍卖推向了高潮,尤其在市场调整期,这一高价对油画及当代艺术的收藏者、研究者刺激很大。

  往年被暴炒的当代艺术,在市场调整时有天壤之别的感叹。所谓的市场领军人物画作乏人问津,此起彼伏地流标。反观老油画,逆市飘红,涨声一片。

收藏文章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编辑:苏春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