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洛人 > 商洛人新闻
一路公交上的女司机
http://www.slrbs.com  2017-05-18 09:44:45  商洛日报 - 商洛之窗

  如果你在商洛市区生活,你一定坐过北新街上贯通全城东西的1路车;如果你坐过1路车,那么你一定会遇到一位心态平和、相貌端庄的漂亮女司机。她就是商洛市公交公司的第一位女驾驶员杜军莉。

  小小女子爱开车

  1982年,军莉的父亲转业回到家乡,被安排在商洛汽车运输公司商州分公司上班。那时候,商州城还没有公交车,公司开展的业务主要是跑乡镇的早晚两趟的公交车。父亲见女儿聪明伶俐,也喜欢把女儿带在车上。小小的军莉,就坐着爸爸开的车,到过金陵寺、黑山,到过大荆、腰市,到过夜村、北宽坪。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商洛,交通不便,公交车一天只有两趟,开车是大家羡慕的职业,在这样的氛围里,杜军莉爱上了开汽车,梦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开上一辆公交车为大家服务。

  1987年,杜军莉招工来到了商洛公共汽车运输公司当起了售票员,专门跑商州城到沙河子的客运班车。这个不甘心当售票员的小姑娘,偷偷地观察着开车师傅的神态动作,为自己学车积累经验。师傅怎样转弯,怎样打方向盘,遇到紧急情况如何处理,如何处理和乘客的关系,她都暗暗地记在心中。当时学车没有培训机构,只能师傅带徒弟,她就央求爸爸教他学车。一次,在一条比较僻静的乡村公路上,爸爸用中巴车教她练车。车行驶中,一个急拐弯,突然一个小伙子骑车逆行而来,来不及躲避,自行车被撞倒,小伙子的脚踝被车轴划破口子,鲜血直流。父亲和她把小伙子送进医院。本来只是皮肉损伤,可小伙子硬是睡在病床上,要老人为他接屎接尿,50多岁的父亲就把这个20多岁的小伙子从四楼背到一楼,又从一楼背回四楼,折腾了一个多月。受了委屈和辛苦的父亲从医院回来,对女儿发脾气:“学开车是男人的事情,你一个女娃,快早点算啦!”倔犟而不认输的军莉争辩到:“我还要学,谁干啥都不容易。”父亲苦口婆心地劝:“女子娃么,车上卖个票,又轻省又安全,不操心。”她说:“我学的差不多了,放不下来。我的理想就是当一名女司机。”

  1996年,杜军莉通过考试,顺利拿上B照,成为1路车上最年轻的驾驶员,也是1路车历史上的第一位女驾驶员。光阴荏苒,岁月飞逝,如今的她,在这个线路上已安全行驶了21年。

  二十余载车上度光阴

  当杜军莉第一次驾驶1路车奔驰在北新街的宽阔道路上时,兴奋、自豪难于言表。这么高,这么长的一个大机械,自己转转方向盘就能像鱼一样,熟练地在人流的海洋里自如地穿梭,自己的理想终于变成了现实。她坐在驾驶室里,就像驾驶着一艘巨轮,在行道树汇成的绿色航道上乘风破浪地前进,也像一位战士,带领着自己的铁甲部队冲锋。街道两旁盛开的鲜花向她点头问好,川流不息的人群投来赞许的目光。喜爱生愉悦,愉悦生和颜。坐过车的乘客一批又一批,来了又去的客人一茬又一茬,看到的是写在她脸上的始终不变的温和的笑意和平和的满足。

  在兴奋激动之余,她也深感自己肩上的责任之重大和担子之沉重。她把安全行车当作自己的头等大事。不开英雄车、不开赌气车,中速缓行,缓起缓停,让大家尽量都能感觉到舒适满意,安全第一,稳稳当当。十字路口,停穏放缓,绿灯行,红灯停,不抢灯,不超车。到站了,把车停稳后,再打开车门,让乘客慢下,等乘客下完后,再起步行走,不急不躁,心平气和。怀抱婴儿的,下车不方便,走路缓慢,费时间,耐心等待,让她们平安上下。年龄大的,行动不便,上车后尽量安排座位,让他们坐下,以免发生意外。行驶途中,注意力高度集中,注意车边人流的神态和动态,随时应对突发情况。有时,路边有骑自行车的人,突然就来一个拐弯,得急忙踩刹身,经验得的多了,对骑自行车的人就格外小心。骑摩托车的人,开得飞快,从后面冲上来,在车前s型前进,炫耀速度,不跟摩托车赌气,心态放平稳。高高兴兴上班来,平平安安回到家,这就是她开车的信念和目标。

  车开的多了,跑的时间长了,也有自己的苦恼和辛酸。这么大一个城市,什么样的人都有。好说话的,难说话的;坐车办事的,喝酒取乐的,无理取闹的,还经常要和那些爱占小便宜逃票的人发生口角。一次。眼看着一位小伙子只投了五角钱,她善意地提醒:“投了五毛钱,没投够。”小伙子二话不说,就指鼻子戳眼窝地破口大骂:“你眼窝瞎啦!我咋没投够!”摆开一副打架的姿势。她只好忍一口气,算做了事,她知道吵起架来,这一车人的安全和行车就要受到影响。后门偷偷溜上车的,提醒上车的人赶快把钱补上,有时问得多了,逃票的人就会寻衅闹事,但她明知道追缴车票钱和这些人就是事情,但也只能硬着头皮坚持去做,因为这是她的工作和职责。遇上个别不懂事的小同学,把一块钱扯成两半,一次只投一半,她就善意地提醒同学:“以后投钱时要展开投,不要折叠起来。”有些修养不好的人,上车趾高气扬,指指点点,瞧不起司乘人员,出难题故意刁难,走在半路上,车还没有到站,就敲打车窗车门,强行要下车。有些人车到站了没有下,车起步了,却要停下来下车,还责怪司机没有提醒他。对那些无理取闹的人,喝醉酒的人,她总是好言相劝,尽量避免正面冲突。

  如今,四十出头的杜军莉,开着1路公交车在商州城的街道上平稳安全地行驶了20年,从当初的B照到后来的A照,再到现在的A-照,她已经算得上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师傅了,公司领导看她开车辛苦,就给她说:“女同志开车辛苦,干脆不开了,到公司办公室坐班。”杜军莉含笑拒绝了:“谢谢你们的关心,我爱开车。”

收藏文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