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域外媒体聚焦商洛
一块山林冒出两个证 商洛俩七旬老人争了7年没结果
http://www.slrbs.com  2017-03-21 15:57:18  华商网


  曾祖父留给商洛市商州区的王老汉的一块山林,他经管了数十年,2010年林地确权时突然冒出来另一个承包证,一块山林冒出两个承包证,导致山林一直无法确权。王老汉为取得林权奔波7年,至今没有任何结果。

  王老汉:“我有山林承包证 林子也一直是我经管着”

 
 

  3月20日下午,在商州区杨斜镇月亮湾村71岁的王老汉家,提起林子的事情,老人显得异常激动,拿出了其曾祖父留下的一份,颁发于1952年的土地房产所有权证,“你看着上边都都标注了林地具体四址,说明在曾祖父时这块林地就是俺们的,现在邻村的任老头竟说是他的,你说气人不?”

  王老汉说,这块林地位于邻村一处山沟,具体叫阳坡沟共两面坡,有16亩林地。八十年代,这块林地组上登记为胡家扒,分别属于他和弟弟。王老汉提供的两份山林承包证显示,1997年、1996年这块林地的一半亩数登记在了王老汉儿子名下,另一半登记在了王老汉弟弟名下,双份证都盖有政府和村上的章子,以及明确了林地的四址(以相邻村民姓名为址)。

  “这么多年来一直是我经管着,每年还在山上摘核桃和山果。”王老汉说,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了2010年,当年换发林权证,邻村的任老汉提出了这块林地的权属申请,这让她感到很意外,没想到任老汉竟也有山林承包证,“我怀疑是任老汉伪造了材料,林业部门才给颁发了山林承包证。”

  任老汉:“我也有山林承包证 颁发时间还比他早”

  同一块山林真的有两个承包人,而且都有证吗?随后记者找到了79岁的任老汉,他也拿出了阳坡沟的山林承包证,这份证的颁发时间是1982年,也盖有当时的政府和村上公章,注明有阳坡沟(林地四址有小地名标注),但林地面积是19亩。

  任老汉说,土地改革前,这块林地有可能是王老汉的,但后来山林划归了集体所有,林子属于哪个村就归哪个村集体,之后又划归个人,他是按照正常程序由村上给划的林子,对方现在横插一杠,你说气人不?

  对于两位老人都有山林承包证,两个村的村干部也是一头雾水,任老汉所在的黄柏岔村文书张志俊说,2010年林地确权时,任老汉提出了阳坡沟林地申请,后来邻村的王老汉也说是他的,两人都有山林承包证,因为权属无法确定,至今这块林地还没有划明权属。月亮湾村村王姓村主任也说,这件事他们也是没有办法来明确责任。

  为了争林地权属,王老汉曾多次向村上和镇政府以及林业部门反映,镇政府林业站了解后表示,无权作废山林承包证。商州区林业部门来人调查后,一开始提出林地均分,但两位老人坚持不同意,都认为是林业部门判的糊涂账。至今问题依然存在,为此事两老人曾破口大骂,已经结怨。


 

  林业部门:当初发证时可能搞错了

  3月21日上午,黄柏岔村“一村一法”法律顾问陕西鲲鹏律师事务所律师李五一说,他们已经从双方老人那里收集了相关资料,因为存在行政前置的问题,依据法律程序,他们调查取证结束后,会给村上出具法律意见书,由村上上报镇政府作出确权,如果当事人不服可提起诉讼。

  华商报记者了解到,我国林权制度改革大致经历三个阶段,土地改革时期以土地证为准,没有发证的以土地造册为主:土改以后,政府部门颁发了山林承包证:之后到2008年,林权制度改革正式颁发林权证。

  就王老汉和任老汉的林权之争,商州区林业局林政股负责人称,主要看林权证颁发的依据,一般来讲以后边颁发的为准。问题主要在于林权经过了私人所有到划归集体,后又划归个人,才造成了一地两主的情况发生。不管林权制度如何改革,也不会造成私人财产被侵占。商州区林业局林改股负责人表示,问题可能出在了集体给私人划拨林地的环节,可能当初发证时搞错了,他们已经调查了数次,至于具体原因也不清楚,下来会联系杨斜镇政府协调。

  华商记者 陈永辉文 闫文青 图

收藏文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