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洛人 > 商洛人新闻

【商洛人】他亲吻故乡的土地,便有了这一幅幅美丽照片——《美丽丹凤》拍摄者张钉民专访

2018-11-05 10:19:42
商洛之窗 

  《美丽丹凤》——拍摄者张钉民

  五年时间:一部车、两部相机、3000余张照片,精选162幅作品。《美丽丹凤》作品集共五部分——古寨新貌:我和小城有个约会;魅力小镇:写在大地上的诗篇;醉美乡村:家在青山绿水间;乡思乡愁;徜徉在秦风楚韵中;异彩丹凤;美丽不是一种传说。

  我要与时间赛跑

  张钉民在旅行日记中这样写道:“尽管你自幼酷爱摄影,尽管你坚持十几年始终不渝,与摄影、与相机情意绵绵,但毕竟你已年逾花甲,还是要适当地降降温了。然而一想,我还有多少个日子,我还有多长时间能手拿相机,一个人背起行囊,自由自在地一路向西?想到这,我明白了我该做些什么样的决定才能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爱我的人!”

  张老师今年66岁了,可能正是“生命在于运动”,张老师看起来更像一个五十多岁的西北汉子。退休后的这几年,张老师没有抱抱孙子、打打太极拳,在家颐养天年,而是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的爱好中,用摄影及文字记录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为了摄影,他进入了忘我的境界,累计投资数十万元,购买了多台高端相机以及长短镜头、笔记本电脑、四个腿的“牧马人”“大疆无人机”等配套器材。

  刻在灵魂深处的乡音

  “我一生为了理想风雨兼程,放弃、牺牲了很多,却唯独没有改变过对故乡的眷恋。今天,我回来了,带着一口原汁原味像胎记一样刻在灵魂深处的乡音,回到童年,回到初心。这,才是我人生最大的快慰与幸福。”——张钉民《美丽丹凤》后记

  张老师阅历丰富,爱好广泛。他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参加工作,先后在丹凤县体委、武关中学、县职业中学任教,八十年代初到祖国大西北的青海省工作,在格尔木市工商局一干就是三十多年。

  “在外的这么多年里,我心里时刻都牵挂着故乡,退休后我回到家乡,感觉家乡变化太大了,真的太美了。刚好我特别喜欢摄影,我就想着用自己手中的相机把家乡的美丽记录下来、展示出去,让更多人看到家乡的秀美风光。”

  “所以你就决定用五年时间拍摄出《美丽丹凤》这本册子?”

  “出册子是后来的事情了,一开始的时候我什么也没想,只想着把家乡的美丽景色记录下来,拍下来的照片我就放到朋友圈以及一些摄影爱好者圈子内展示。后来不知怎么回事被县委的领导知道了,他们就联系我,问我能不能把几年来拍摄的照片精选一部分,集中向外展示。受到鼓励我的劲头更大了,一部车,两台照相机,一台无人机,这几年我把家乡沟沟岔岔跑了个遍。”

  “我们这边新开了个栏目叫《拍客》,您可不可以给我点照片我发一期?您这边都准备出集子了有版权方面的问题吗?”

  “没,绝对没问题,你要发什么照片你就从里面挑,挑好了我用微信给你传过去,我的原则是只要是为了宣传丹凤,照片全部免费!”

  精益求精是他的做事准则

  我记得是一个星期一的下午,我刚赶到张老师办公室门口,突然听到一声惨叫“哎呀,都是我的娃啊,就这么不要了!”我赶紧走进去,原来是张老师和县电视台的同事们在挑选照片。5年来,张老师踏遍家乡每一个角落,拍摄的照片多达3000余张,但最终要挑选出162幅。

  “你这看的人好心疼啊!”

  “哎呀,都是辛辛苦苦拍出来的,可以说都是我的孩子,每去掉一个当然心疼啊。但是没办法,一个集子版面有限,那就必须得优中选优,选那些最具有代表性的。每张照片对我个人来说都非常珍贵,它们没有高下之分的。”

  随后张老师给我分享了他拍摄途中的一些故事,在拍摄花瓶子镇的时候,由于花瓶子镇整个呈V字型,想用一张照片把整个镇展示出来非常不容易,前前后后总共去了五次才拍到了比较满意的照片。印象最深的是他拍除夕夜的县城的时候,观察丹凤县城夜景最好的地方是在城东的一个山坡,那个地方恰巧是一块坟地,为了得到最好的效果,当天下午从16:30起张老师就守在那里,记录从下午到凌晨不同时刻县城的除夕夜景。在拍摄县城放烟火的美景时,为了得到最好的构图效果,自掏腰包购买烟花让熟人去帮忙放。为了拍夕阳下的县城,几乎把县城西边所有的高楼爬了个遍。

  阳光赐予他一双“白袜”

  张老师的微信ID叫胡杨林,他说,他十分欣赏胡杨坚韧不拔的性格,它常年生长在沙漠中,耐寒、耐旱、耐盐碱、抗风沙,有很强的生命力,是一种神奇的树、英雄的树,春夏为绿色,秋天为黄色,冬天为红色,“生千年而不死,死千年而不倒,倒而千年不朽”。正因为如此,他一直以来非常欣赏、崇拜胡杨,向往胡杨。

  为了拍片,他经常饱一顿饥一顿,面包、酸奶、方便面、矿泉水是家常便饭;有一年冬天,为了拍摄马帮驮运建材的生活全景,他比马帮人起得还早,拿起相机,背上行囊,带着干粮,负重十余公斤,步行五六里,兼摄影、录像、导演、编辑于一身,跟着马帮上山,又从山上返回,既辛苦又危险,直到天黑才收工。

  说到兴头上,张老师问我你看过我朋友圈发的那张“一双白袜”的照片没?我一时摸不着头脑,张老师看我不明白,立马拉起了裤腿,只见张老师从鞋口往上腿呈黝黑色,往下却非常白,就像穿了一双白袜子。我恍然大悟,原来由于长期在外拍摄照片,特别是夏天的时候,穿着短袖短裤,暴露在外的皮肤逐渐被太阳晒黑了。我看着张老师黝黑的脸庞,心里不禁升起一丝敬意。

  《美丽丹凤》这部集子已经基本定稿了,但是每天在朋友圈里依然能看到张老师分享的他最新拍的片子,他总是能发现家乡新的美,发现生活中新的美,仿佛无穷无尽。

  张钉民

  陕西丹凤人

  大学文化程度

  中共党员

  国家公务员

  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

  青海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陕西省摄影家协会会员

  陝西艺术摄影学会会员

  陕西省民俗摄影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