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洛人 > 商洛人新闻
大山女子谱写动人的歌
http://www.slrbs.com  2017-06-01 10:47:03  商洛日报 - 商洛之窗

  辛恒卫 田祥忠

  上世纪80年代末不到20岁的范荣娥出落得像一朵鲜花,招人喜爱,好多人家来提亲。她却看上了同乡那个叫张乾昆的小伙子,乾昆是镇安县茅坪回族镇腰庄河村一位远近闻名的木工艺人,谁家要出嫁女儿,哪家要装修房子,请木工做嫁妆、做门窗、制衣柜都少不了他。

  1991年2月,范荣娥与张乾昆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婚后夫妻俩相敬如宾,他们生了一对可爱的儿女。平日里,荣娥照料孩子忙家务,乾昆出外去务工。有时,他们夫妻俩还轮换着忙家务,看孩子,外出去务工。新疆芳草湖农场棉田里有过荣娥拾花的身影,西安建筑工地上也留下了乾昆的足迹,不几年时间,夫妻俩把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天有不测风云。正当两颗灼热的心凝聚在一起共同描绘家庭幸福蓝图时,一个可怕的魔影悄悄地向他们袭来。2007年4月的一个晴朗的早晨,荣娥和丈夫乾昆正在玉米地里锄草,平时就有点腰疼的乾昆,突然感觉到今天的腰疼比任何一次都厉害,不一会儿,乾昆全身是汗,倒在了玉米地里。这时,邻家的几位堂兄闻讯,放下手头的活儿,赶到了乾昆的身边,租来一辆出租车,拉着乾昆直奔镇安县医院。

  到县医院检查,一个可怕的诊断结果出来了——骨癌。这一诊断结果,犹如晴天霹雳,震得荣娥差点晕倒在地,背过乾昆的视线,荣娥走到楼梯道口放声地哭了起来。两个孩子都小,这往后的日子可咋过呢?为了确诊乾昆的病情,医生向荣娥建议到西京医院再作进一步复查。

  去西京医院复诊,荣娥把家里几年来省吃俭用攒下的5万元钱,从银行悉数取了出来,带着乾昆坐上了镇安去往西安的列车。从镇安到西安仅仅两个小时,荣娥想的事很多,她多么希望镇安县医院的诊断是误诊。

  她的幻想并没有变成现实。来到西京医院经过三天的反复检查,得出的结果仍是骨癌,并且是晚期,按照医生的建议只能住院化疗。

  经过近两个月的化疗,丈夫乾昆的精神状态有了好转,病情也似乎得到了控制,腰也不那么疼了,还能站起来走路。医生说,他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这是最好的结果。再住上几天,就可以出院回家。出院后,捡些中草药继续巩固治疗。荣娥懂得,癌症这一可怕的病魔,在世界医学领域都是一个难解的方程;荣娥还明白,医生说的出院后捡些中草药巩固治疗,是考虑到他们家庭并不富裕。

  回到家里,荣娥没有放弃为丈夫治病的决心,她相信她永不放弃的精神会感动上帝的,一定会出现奇迹。回到家里的第五天,荣娥便又搀扶着乾昆,走上了求医的路。西安不行到郑州,郑州不行到北京,大大小小的医院跑了十多家。

  医院治不好,荣娥仍不死心,四处打听,寻找治疗骨癌的偏方儿。有一次,她听说旬阳南岭沟有一民间老中医,治疗各种癌症开出的中药效果好,就让堂哥在家帮她照看着乾昆,她带上干粮,步行80多里去求医。到了那里,老中医的家门紧锁着。一打听,原来老中医也病了,急性阑尾炎动手术住了医院。她赶到医院,给老中医端屎倒尿,老中医能起床了,她才说明了来意。老中医很受感动,给她先开了三剂中药,后又亲自到她家,为乾昆诊治。

  没有钱,她四处借。亲戚、朋友、乡邻被她的精神感动了,纷纷伸出援助之手,10块、20块……为了给丈夫乾昆治病,她欠下了10余万元的债。

  俗话说心诚则灵。可是,这句话在荣娥这里,却一点儿也不应验。两年多时间,她为丈夫乾昆治病,走了很多路,打听了50多个偏方。可是,命运之神好像故意和这对患难夫妻作对似的,乾昆的骨癌不但没有好转,而且更加严重,从西京医院化疗回来后,还能站着走路,到后来路不能走了,只能躺在床上,一天仅能喝点稀饭。

  人生美好的路刚刚起步,丈夫乾昆却陷入了瘫痪的境地,他绝望了,甚至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他开始不吃、不喝,变得异常的暴躁起来。有一次,他躺在床上,无意中从窗外一些人的谈话中得知,他患的是看不好的病,当荣娥把午饭端到他身边时,他猛地接过饭碗摔在了地上,问:“荣娥,你给我说实话,我得的到底是啥病?”荣娥含着泪把饭和碎碗收拾收拾,说:“你甭听别人瞎说,你得的是严重腰肌劳损,能治好的,不过恢复慢些。”接着,荣娥又端来一碗热饭。知夫莫为妻,她知道丈夫痛苦的心呀!

  一天中午,荣娥刚从河里洗完衣服回到家里,看到躺在床上的丈夫乾昆不见了,他上哪去了呢?一问邻居,才知道他独自一人爬到屋后树林里去了。荣娥的心悬到了嗓子眼儿,连忙到屋后树林里去找。只见乾昆正爬着往一棵核桃树上拴绳子。荣娥一个健步扑上去,抱住乾昆拿下了绳子,她劝乾昆回家,乾昆非要用绳子结束自己的生命。荣娥抬手在丈夫乾昆的脸上“啪啪”扇了两巴掌。“亏你还是个男人,这一点病痛你就不想活了!那好,你死我也死,留下两个孩子不管了!咱俩都在这棵树上吊死算了!”

  乾昆被荣娥的话“震”住了,乖乖地被荣娥背了回去。白天荣娥干完地里的农活,就是喂猪、喂鸡、做饭,晚上陪着乾昆讲趣闻、说故事。丈夫乾昆那颗冰凉的心慢慢被荣娥烈火般的情意暖热了。他拉着荣娥的手说:“荣娥,我不死了,我想好好地活下去。”

  2009年8月,乾昆的病情突然恶化,离开了人世。从此,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全部压在了荣娥这个女子柔弱的肩上。

  山里的农活繁杂,劳力齐全的家庭都忙不过来,何况她一个女人家。她一天不是上地干活,就是做饭,喂猪、喂鸡、担水、洗衣服……她干了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双重活儿。

  有一次,家里没面了。山沟里,离磨房远,得跑几里的路,她用自行车驮了一袋麦子去磨。路上要经过一条小河,河水因前几天下雨涨了不少。她卷起裤腿,推着车子下河了。谁知刚刚到河心儿,脚踩在一块光溜溜的石头上,打了个滑,连人带车倒在水中。自行车压在她的身上,她想爬却爬不起来,幸亏后边有人及时赶到,帮她扶起了车子。到了河对岸,她浑身上下全湿透了,淘洗后晒得干干净净的那袋麦子直往下滴水。荣娥一屁股坐在石头上,眼泪止不住“哗哗”地流了下来。

  但是,在儿女面前,她则像一个刚强的“男子汉”。

  一个双休日的晚上,荣娥在睡梦中的哭泣声,惊醒了上初中的儿子小锋,听到母亲的哭泣声,儿子小锋对母亲说:“妈妈,我不想上学了,我要回家帮你挣钱还债过日子。”听到儿子这么一说,荣娥生气地说:“你这没出息的东西,你这么大点年纪,不上学回来能干啥?”谁知,这次小锋没有被母亲劝服,到校的第二天就把书本、被子背回了家,任凭母亲、亲戚、朋友怎么苦劝,小锋流着泪执意不再去上学了。

  2010年春节刚过,刚满16岁的儿子小锋,就跟着村里的大人来到了江苏南通纺织厂,当了一名选料工。面对丈夫乾昆治病欠下的10多万元外债,荣娥也是一筹莫展。她想,仅靠在家里耕种几亩薄地,喂上几头猪,想还清外债还不知要等到那一天。她只好带着女儿小娇来到镇安县城,一边打工,一边供女儿念书。这几年,她为了供女儿上学和还债,她没有为自己添一件新衣服。爱美是女人的天性,见人家抹“雪花膏”,她也多么想买一盒呀!可是这每月1500元的打工收入,还账、供女儿上学……  儿子小锋辍学打工,每月仅有1500元的收入,只留给自己500元交房租、买饭吃,剩余的1000元钱,按时寄给母亲;女儿看到母亲这么辛苦,每到寒暑假,便主动到饭店帮人洗碗,去服装店帮人卖服装,挣点学费,为的是减轻母亲供她上学的压力。

  别看荣娥是一位普通的农家妇女,儿子晓峰的辍学是她心中永远的痛,所以她很重视女儿的学业,她说自己没有文化,很想把女儿培养成有文化的人。丈夫去世后,有好多人给她介绍对象,而她首先提出的条件是供养女儿上学,好多人因此而止步。

  这些年来,荣娥由于劳累过度,积劳成疾,已患上了在她这个年纪本不该患上的病,高血压、严重神经衰弱、胃炎,一劳累,都会发作。重压和劳累使她面色憔悴,再也找不到当年那美丽的影子,40多岁的人乍一看比50岁的人还老。

  就是这样,荣娥一个柔弱的山里女子,用自己的行动支撑着一个家庭,期盼着明天,憧憬着未来……

收藏文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