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频道 > 域外媒体聚焦商洛
忠义母子
http://www.slrbs.com  2016-04-13 10:47:24  陕西日报

   本报通讯员 樊文斌

  4月2日,陆军第21集团军某团陕西洛南籍上士樊柯获知母亲病危。在他从青海省民和县登上开往陕西的列车后,暮色已逐渐浓起来。

  车厢里的乘客有说有笑,靠窗而坐的樊柯,表情凝重。他低着头把手机里母亲的照片,翻了一遍又一遍,然后又望着窗外满天繁星,热泪盈眶。

  这一刻,是晚上8点半左右,距樊柯接到二姐电话告知母亲病危,时间已过去3个半小时。虽然坐的是与平时休假同一车次的列车,但他觉得今天的列车是那么的慢。

  突然,手机又响了,是二姐发来的微信视频邀请。在樊柯接通视频的一刹那,他的心瞬间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揪住一般:母亲躺在病床上,身上连接着各种监控设备,她满头白发,脸色煞白,两眼微闭……与自己去年8月休假在家见到的母亲,判若两人。

  “妈啊,我是柯柯,您睁开眼睛看看,我正在车上往回赶,马上就到家了。您一定要挺住,等我回来……”车厢里慢慢静了下来,樊柯的哭泣声,引起了大家的关注。

  千里之外的母亲,像是听到儿子的声音,她慢慢睁开眼睛,看着屏幕里的儿子,先是艰难地抬起右手,给儿子竖了一下大拇指,然后嘴唇嚅动,声音却被堵在喉咙里出不来。樊柯的大姐把耳朵贴到母亲嘴边,只隐隐地听到“部队忙”三个字。

  樊柯正在和母亲说话时,突然母亲的右手落了下去,慢慢地闭上双眼。稍顿一会儿,列车上的樊柯和洛南县医院病房里的亲人失声痛哭。车厢里的乘客,看着樊柯的哀恸,无不动容。有的乘客红着眼圈递上纸巾,打来开水,安慰这位刚刚失去母亲的解放军战士。

  这一刻,是4月2日21时12分,樊柯的母亲陈喜梅老人永远地走了,享年64岁。

  樊柯不会忘记,从1997年端午节母亲摔倒那天算起,她以偏瘫之躯在床上已躺了19个年头。母亲虽苦虽难,但在爱国拥军方面,却是非常执着和积极,那些相关的事情,在樊柯的脑海里占据非常重要的位置。

  樊柯的家乡在商洛市洛南县景村镇盈丰村,母亲曾是村里唯一的一名女党员。她年轻时带领群众搞农田水利建设,修水库,筑大坝,干活舍得出力气,脏活累活抢着干,谁家有困难她都热情伸手帮助。后来她又探索科技致富,在村里率先搞起养鱼,把乡亲们带上了一条致富路。

  即便是患病后,陈喜梅也坚持学习。经常坐在轮椅上读书看报,是她留在孩子们心中最深刻的印象。

  “人生哪有不吃苦的,趁着年轻多吃点苦,多一些历练,将来就会少吃些苦头……”2006年樊柯高中毕业后,母亲想让他去参军,在他犹豫之际,母亲的一番话说服了他。

  新兵连时,樊柯手榴弹投掷训练创下了新兵营56米的纪录,当他在电话中与父母分享这一喜悦时,母亲及时提醒他:骄傲容易使人迷失奋斗的方向,只有时刻保持谦虚态度,才能焕发出强大的前进动力。

  后来正是在母亲的鼓励和支持下,樊柯的训练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成为业务骨干。他驾车上高原、进戈壁,累计行车7万余公里安全无事故,还先后被上级和团队表彰为“训练标兵”、“优秀党员”和“红旗车驾驶员”,他所带的班荣立集体三等功一次。

  2014年底,中士服役满的樊柯准备复原回家,却遭到母亲的坚决反对:“孩子,妈这一辈子就这样了,你可不一样,部队培养了你这么多年,现在正是给部队出力的时候,千万不能因为家里的事扰乱了你的志向。”母亲语重心长,促使樊柯改变了想法,他留在部队继续为强军兴军贡献力量。

  4月5日这天,是樊柯母亲出殡的日子。亲朋好友来了,村干部也来了。他们召开追悼会,回顾了陈喜梅这位农村女党员、战士母亲的一生,并给予很高评价。

收藏文章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